重庆晚报记者赴蓉打探背后的新闻

“她不死,我也死不成” 看哭朋友圈之后……

版次:001    作者:廖平2017年12月07日

蒋贵英捡废品(资料图)

附近居民聚集在巷口议论

小巷门口聚集了许多前来探望的人

在另一间屋,同样堆满了探望者送来的食品

面对不断到来的探望者,蒋贵英(左)有些疲惫。

尽管在一条小巷里,但蒋贵英的家并不难找,因为巷口堆了一堆人。

日前,成都“口袋婆婆”蒋贵英在春熙路靠捡塑料瓶、纸片养活外孙及瘫痪女儿的新闻在网上迅速发酵,号称“看哭整个朋友圈”。5日,重庆晚报记者赶赴成都,探访“她不死,我也死不成”的悲情主角。

重庆晚报记者 廖平 文/摄

1 拥挤的家

成都马鞍北路是一条宽不足6米的小巷,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小店铺。蒋贵英租住的地方,是这条巷子的支巷。巷口堆着一群人,有拿相机的,有拿直播杆的。这是一栋十几个房间并排铺开组成的平房,每家人租一间,蒋贵英就住在巷子尽头。

蒋贵英瘫痪的女儿坐在门口,耷拉着脑袋,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基本上没人能在房间里待上半个小时,房间太小,你坐久了,就占了其他人的时间——是的,基本上处于排队探望的状态。重庆晚报记者到达时是下午4点半左右,一拨人刚刚离去。

“叔叔,你来了,坐嘛。”

81岁的蒋贵英蜷坐在拥挤的床上,用尖细的声音打着招呼。她对稍微年龄大点的人,一律叫“叔叔、孃孃”。

蒋贵英的老公郑明知肺病发了,被儿子送到了医院。外孙唐郑当天没露面,据说前一天回来打了一头就走了。

这是一间五六平方米的小房间,旁边还有一间同样大小的房间,显然是一间房隔成了两间。房间里、床上堆满了各种食品。十几袋米、好几箱牛奶、十几桶油、几百个鸡蛋,各种各样的饼干面包,屋顶上挂了几十节香肠。

记者拿出500元钱塞在她手上,蒋贵英推辞了一下,收下了。

蒋贵英拿出一袋小橘子:“吃嘛,都是他们送来的。”记者刚刚坐下没聊几句,又来了三女一男。

年轻男女们很吵,唧唧喳喳问蒋贵英各种问题:有多少人来看她、她儿女怎么没来、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大家送的钱放在身上安不安全……这种问题蒋贵英已经回答了几十遍。她的精神有些不好,一静下来就开始打瞌睡。她说:“今天早上天还没亮,6点钟就有人来敲门,进来后这里照那里照。”

“今天有多少人来看你?”记者问。蒋贵英摇了摇头:“记不得了,反正没断过。”

旁边的华西都市报记者前一天来过,补充说:“两个小时里,来了60多人。”

“晚上8点过还有人来。”蒋贵英在旁边抱怨。

记者在她家里坐了半个多小时,有年轻情侣、小学生、社区工作人员等二十多人前来探望,全是年轻人,基本上打一趟就走了。

有两个年轻男子对蒋贵英说:“婆婆,我们是厨师,给你煮顿饭嘛。”

蒋贵英冒出一句:“我有这么多饭了……”刚走的一拨人里,有个20来岁的女孩刚刚给蒋贵英煮好饭。厨师还是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大锅,里面有他熬好的汤,蒋贵英只好说:“你把我的轮椅从厨房推出来嘛,挡到起的。”厨房里有个轮椅,上面放满了蔬菜,门外过道上还有两个轮椅,都是新的。

2 具体的事

周明(化名)瘦高的个子,戴帽子,显得很沉静。他站在蒋贵英的门口,不时叹口气。他说:“我中午就过来了,进来一趟又出去了,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都是来送东西的,我想做点具体的事。”他在核算,请几个人来,帮蒋贵英打扫下房间,整理下乱七八糟的屋子,帮蒋贵英租个干净的房间……

“大家一窝蜂涌来,大都是表达一下爱心就走了,后面的事情怎么办?”周明考虑得更多的是,钱和食品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蒋贵英现状,必须要有人来做后续的工作。“还有,应该呼吁一下,不要再来了,其实很多地方都需要爱心,不要拥挤在这个房间里。”

巷口卖水果的小贩说:“人山人海,从11月30日晚上开始来人,到现在恐怕几百人了。”近4年一直组织义工探望蒋贵英的“四川益路同行”QQ群群主蒲彬在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说:“QQ群都炸了,不断有人来加群。”他和各位管理员商量后,已经停止接受全国各地的捐款,截至停止时,共收到捐款76547.3元。这些钱将分批拿给蒋贵英,以保证持续的援助。

他同时也呼吁,近期不要再去探望蒋婆婆,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关于蒋贵英一家的后续安排,他们正在联系相关部门和养老院,计划用一部分捐款为老人改善居住环境,解决外孙唐郑的就业问题。

3 周围的人

在记者采访周围摊贩的时候,附近一些居民聚集在巷口,东一句西一句对这件事发表看法。

晚上6点过,天已经黑了,一个20多岁的女孩哭着向大家问路,要去探望蒋婆婆。女孩就住在附近,刚刚看了新闻报道,哭着就过来了。有的居民情绪激动,劝阻女孩不要去:“你晓得不嘛?昨天晚上,他儿子开了一辆车来,把好心人送来的东西都拉走了。”

“你亲眼看到的?”记者问。

“守门的老头看到的。”

守门的老头也在这群人里,他对记者说:“对头,晚上12点左右,开的一个轿车。”

“你们不晓得,她几个儿几个女,都在成都买了房子的,还有的买了几套。有儿有女的,要啥子救助?”

“她女儿就在前面开的理发店,开了20多年了,有两三个门面。”

记者沿着马鞍北路往前走,距离蒋贵英住处大概100米的地方,就是她女儿郑淑琼开的“大众美发室”。门面不足10个平方米,里面一张旧沙发,一个旧热水器,还有个破烂的台面。

郑淑琼正和社区一名婆婆坐在沙发上理论。“这个事情哪有那么严重……”老婆婆一脸怒气。郑淑琼辩解:“我们认识20年了,你晓得蒋贵英是我的妈不嘛?我连你都没说,我还会拿这个事情出去炒作哟?”

(下转A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