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地心方向走了3个多小时后,眼前突然开阔起来。黄色的沙滩,风一直在吹,水浪一浪接一浪,像走到了海边…… 在沙滩上走了近1小时后,赫然看到很多洗脸盆大小、深四五厘米的疑似动物脚印,其边缘是花瓣状。大家猜测,会不会走进了水下恐龙的老窝?没敢继续走多远,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害怕了……

主城有个地下都江堰 比两个渝中区还要大

版次:001    作者:黄艳春 杨可2018年01月13日

▲走半小时才能走完的隧道

▲水库下方的三文鱼养殖池清澈见底

水库观赏鱼池中的三文鱼

11日,主城温度12℃,多云。在一个叫海底沟的地方,有条隧道直插大山心脏,里面四季恒温18℃。

“我觉得主城超99.9%的人,都不清楚隧道尽头是啥子,更不晓得它是座水域面积比两个渝中区还大的地下水库。”正在例行巡查的海底沟地下水库管理所职工饶贵华,说出她的职业自豪。随着她的讲述,这里的神秘逐渐清晰起来……

蝙蝠惊飞

海底沟地下水库位于北碚区复兴镇歇马村,隧道入口隐于竹木茂盛的青峰山峡谷。

在水库管理所院坝里,从地下水库放出的极少部分水引流进观赏鱼池,水质清澈,有近2米长的鲟鱼在游弋。

山势很高,需抬头才能看到山顶。隧道口海拔364米,顺隧道往里看,一望无垠。

中午时分,重庆晚报记者在饶贵华带领下,穿过隧道口铁栅栏门,接近海底沟水库泄洪口。步行二三十米后,明显感到温度逐步攀升,再往里约100米,温度恒定,给人如春天的错觉。

“这里恒温18℃,现在是蝙蝠的天堂,隧道没整修前还有野兔。”饶贵华说,隧道壁下方的粪便是蝙蝠粪。蝙蝠粪不时可见,却不见蝙蝠踪影。她说,或许受我们进入前打开了位于隧道顶灯的影响,都惊飞了。

步行约15分钟,来到隧道尽头。这里,有泄洪智能阀及监控设备。她逐一检查运转状况。期间,她指着一个泄洪阀的电子显示屏幕,上面的读数是1%,解释,地下水库也有汛期,现在处非汛期,1%表示目前的泄洪量为该阀排水量的1%。别小看这1%,它带来的水流声,需提高嗓门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

这些仪器背后,是混凝土夯实的墙体。她说,该墙体加入了不少钢筋,其厚度有12米多,相当于4层楼;头顶上方蓄的水有70多米深,大山相当于一个巨型盖子,把我们及地下水库装进了“盖了盖盖的大河”。

沉睡猛兽

我们所处的位置算地下水库的什么区域?饶贵华说,应该在水库水下的中部。经专业人员探明,全库水域面积为62平方公里,比两个渝中区面积(水陆域面积23.71平方公里)还大;另外,水库的主要功能是灌溉用途,也有人称它是“地下都江堰”。

水库都有决堤或泛滥的风险,它也不例外。不同的是,它的失控始于人类对它沉睡的打搅。

那天,它露出洪水猛兽的狰狞面目,先是掀翻峡谷里的煤矿机械、巨石,不远处的良田转瞬消失在浊浪滔天的咆哮中……历时近半年,它才逐渐怒气消散。

那天,也是它被世人发现之日。

石破天惊

刘寿才,今年70岁,当地村民,曾是社长。他说,海底沟这个地名是祖辈传下来的,还有一处低于峡谷、叫海面坝子的平坝。

“这个不起眼的山沟沟,为啥有两个地方跟海的叫法有关?穿水那年的大洪水,让我们这里的很多人猜想,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这里可能就是海洋,我们的祖先住在海边。”刘寿才向我们讲述上世纪60年代海底沟地下水库逞凶的场景。

1966年,这里属江北煤矿开采区。需补充的是,这里产煤的历史可追溯到清朝,属上百年采煤历史的老矿。刘寿才记得,当年8月26日凌晨,他被煤矿爆破声惊醒,接着听到鼎沸的人声和慌乱喊叫。

他联想到几天前有个矿工在挖掘进层时,被一根插进煤层的钢钎突然反弹出打瞎眼,推钢钎弹出岩层的是压力极大的水柱。事后,矿方估计里面是个地下水塘,用炸药炸开,放干水就可继续施工了。

刘寿才到了现场傻眼了:近两人高的矿洞口被喷射出的水柱填满,喷涌出二三十米远,房子大小的巨石被冲得打转,数吨重的机械转瞬即逝。爆破方位正是那个受伤矿工的掘进层,因为需要爆破,当晚上班的矿工们都事先撤走,才幸免于难。山沟外面的良田悉数被淹,村民们住在相对高的地方,房屋人畜侥幸躲过劫难。

(下转A04版)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黄艳春/文 杨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