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的竹,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竹,村人爱竹、惜竹、敬竹已非一朝一夕。修竹当窗,竹报平安,这不但是古代先贤们的审美,更是寻常百姓的一种吉祥象征。

梁山品竹

版次:004    作者:雨馨2018年07月12日

梁平的由来,原本是高梁山下一平坝,听着就诗意。又闻三山五岭,两槽一坝中丘陵起伏,两山之间,原本源自古代湖泊沉积而成,而今万竹成海,成山,成千军万马之势,藏在山野,绵延百里。

百里竹海因此而得名。

去竹海,得带一支瘦笔,一双慧眼,心空荡荡地如纸如竹,方可入境。林中移步,幽簧婆娑,随处劲竹。看青杆碧叶,直抵云天,自然心神抖擞,健步如飞。

踏着一阶石径,浅草没足,空山鸟寂。一滴源自竹梢的露珠,嘀嗒嘀嗒,不经意地叩击在额头,伸手轻轻拂去。抬眼绿波攒动处,那寿竹、金竹、方竹、丝竹、斑竹、慈竹、桐竹、箭竹、水竹、刺竹、楠竹、罗汉竹、凤尾竹、白夹竹……碧波翻卷,六月的鹧鸪,杜鹃正振羽引吭,高歌入云。

这时梁山八景之一的狐狸嘴上飘来几朵白云,我一直疑心这云是声声鸟啼唤来还是那竹林上空的清风吹到山脚下来的。狐狸山海拔1180米,为梁平西境最高峰,悬空临崖,一览众山。可极目远眺可神思如鬃,策马狂奔。最好是手有神鞭,将马群般的起伏群山赶到夕阳西下,炊烟缭绕的福寿村里去。

那些房前屋后,腌着嫩笋,劈竹编箩,砍竹制筏,削竹制笛的村民,那些用石缝山涧里层层过滤,密密浸出的竹根水淘米,洗菜,养鸡喂鸭,浇灌庄稼的山里人,喝着甘甜沁凉的竹根水泡出的一碗米米茶,踩着沙沙,沙沙的竹林小道,走着走着,竹之清雅竹的温润竹的挺拔竹的谦逊,丝丝缕缕的气息自然融入你的呼吸,你的行走,你的举手投足……

梁山的竹,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竹,村人爱竹、惜竹、敬竹已非一朝一夕。修竹当窗,竹报平安,这不但是古代先贤们的审美,更是寻常百姓的一种吉祥象征。

春天新竹蓬勃,林中笋尖耸动之时,郑板桥有诗入画:“春雷一夜打新篁,解籜抽梢万尺长。最爱白方窗纸破,乱穿青影照禅床”。

明月湖边,我站在这块巨大的蓝宝石上,看头顶群山飞龙般起伏连绵,一朵游云徐徐飘来,悬而不落,若隐若现。脚下是宽阔浩渺的一湖碧绸,天光云影,缥缈生烟。一行白鹭,一轮玉月,一枝倩影绰绰的凤尾竹,在月下独舞,在水面疾书,好一派“一片水光飞入户,千竿竹影乱登墙”。

我非板桥,亦非东坡,但我羡他们爱竹,画竹,写竹,心性如竹,淡泊名利,相忘于江湖的人生和品性。

游走百里竹海,总觉与一谦谦君子,一缕竹魂时时相遇。这竹,岂止是梁平坝子的竹,百里沟槽的竹,观音洞边的竹,荔枝古道的竹,古寨堡垒的竹,它更是从古至今,可入画入诗入境,令八大山人、石涛、东坡、板桥信笔挥毫,直抒胸臆的竹。当地人给百里竹海的竹起了个好听吉祥的名字——寿竹。据说寿竹村的老人们个个鹤发童颜,慈眉善目。这让我突然想起昨天明月湖观景台边遇见的一群结伴赶集的老妪,据说她们都是附近村里的村民,赶集回家的路上走得额汗腿倦,坐在湖边小憩。我正举着相机捕捉湖光翠影,突然一个发里插花的老妪的背影将我吸引。梳得乌亮花白的发髻小巧地绾在脑后,一朵雪白的栀子花,或许还带着几滴晨露几声鸡鸣,稳稳地插在发髻边。我移过镜头正想抓拍,老婆婆起身迈步,说说笑笑地和几个同伴离开了。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惊喜,难怪这里的老人长寿,七八十岁还有我行我素的爱美之心。老人手中的栀子,竹林村边的栀子,那只用采栀子花的手做清香扑鼻的竹筒饭、竹毛肚、竹笋鸡、米米茶给我们品尝的手,竹海人家最朴素坦荡的美,令我心生敬意。

我一直后悔没有起个大早,跟随一行的摄影家队伍天蒙蒙亮就去拍竹山云海。从田捷民先生的镜头里,我惊讶那抽象的,写意的千变万化的竹,忽而百竹凌空,如天星散落,忽而疏影翠染,水墨千山,峰仞起伏。呵——镜头里的竹海,真是神形奇绝,虚实相生,世外天工。

竹山,平湖,柚园,农家。一条绵延9公里的环湖路,把一座“天池”之称的竹丰湖揽在怀里。

湖水如镜,竹影幽簧亭亭摇曳,风吹竹林,惊起阵阵嘀嗒嘀嗒的叶露。空谷浓荫处,只听山泉细流,竹帐轻舞,墨绿、翠绿、黛绿、翡翠绿的竹幔里,我和一只蟋蟀,几只蚂蚁一样,贪婪地吮吸着林中甘露。“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我在一个作家笔下,读到竹,原本是箫与笛的前世,由它手工制作的简单乐器可以发出悠扬悦耳的丝竹之乐。难怪古代的“丝竹”之意源自这片竹林,眼前这一株株瘦瘦空空的竹。

启功先生一生爱竹、画竹,竹堪称诗书画“三绝”之一。我见过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拍的一张“抱竹图”。胖胖的启功先生置身竹林,生性宽厚的他微笑着,自然地眯缝起金丝眼镜后一双和善的眼,他的整个身体向前向左倾力,双臂紧紧搂着一株浑壮结实的楠竹。此刻,那双画花鸟,写书法的手也孔武有力,牢牢地抓住一杆青竹,人与竹,再无法分割了。这张照片看得我眼睛潮湿,我想启功先生如果还在,这百里竹海,将是他“我有胸中十万竿,一时飞作淋漓墨。为凤为龙上九天,染遍云霞看新绿”的心之向往。

(作者系《散文家》副主编、《现代青年》最佳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