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假期,带着妻子回到家乡小镇岳父家。以前回家要六七个小时,现在只需两个小时。平整、宽阔的高速公路,有好几条可以选择。安静的小镇,到处停满了各地牌照的车辆。

春风,拽着人们奔跑

版次:012    作者:糜建国2018年12月07日

糜建国

风,从对面垭口吹过来!

那年,五岁的我穿着开裆裤。

田地在队长吹了最后一次哨子后,被承包了。出工吹哨子,收工吹哨子,是队长的任务。队长不吹哨子了,他家的田地也要人去种。

风,拽着父亲奔跑!

父亲砸掉了他几十年做针的铺子,扛起锄头上山开荒种南瓜。南瓜漫山遍野,父亲挑着,母亲背着,我们抱着,欢天喜地。从此,一家人就不再吃拉不出屎的糠粑粑了。

风,吹过了山峦!

山峦上的打石匠,抡圆大锤,唱起山歌:妹妹哟,哥哥我打石头给你修房子!

河边洗衣服的妹妹回应道:哥哥吔,等你修好了新房子,妹妹我就嫁给你!

二哥也是打石匠,但二哥抡不圆大锤,修不起金墙房。二哥说,老汉,我要去城里!不当打石匠!你看院子西边文见堂叔都发财了,修起了金墙房子。我也要修金墙房!

风,拽着二哥奔跑!

到了重庆,四面八方的人们都往重庆拥,他们都是被风拽进来的。

第二年春天,二哥在镇上修建了两座一楼一底的房子,外墙里墙还刷成了白灰。二哥说,以后要过街上居民的日子。

风,一夜之间,把打石匠的二哥拽成了老板!

“那一家,挣到钱了哟!”村民们议论开去,眼中满是羡慕。

二哥进城挣了钱,像一颗石子投进村子这个湖中,掀起了涟漪阵阵……

那一夜,大山无眠!

西家的孩子进城去了,东家的孩子也跟着去了。

终于,老队长也按捺不住地说,娃儿他娘,叫咱两个儿子也进城去吧!

世世代代的大巴山哦,层层叠叠,巍峨高远。风,以一种曼妙之韵,以一种不可抵挡之势,呼啦啦地吹,从一个山冈吹向另一个山冈。

风,把一座座大山踩在了脚下!

风,把茫茫大山中一个个穷小子,拽出了大山!

那阵子,我正十年寒窗时。

风,拽着我奔跑!

苦读的我终于考上省城,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外资企业。不甘于两点一线的生活,闲暇之余,我骑着一辆自行车到处兜售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渐渐地,我觉察出风向不对。这样风里来雨里去,何年才是尽头?

看见我这样辛苦,二哥来电说,重庆也成直辖市了,干脆,弟弟你辞职,来重庆发展吧。二哥还说,这股风,吹得猛哟!

那年,重庆成为直辖市刚刚三年。乘着那股风,凯斯鲍尔豪华大巴车穿行在成渝高速上,跑得正欢;那年,我的孩子也降临在世上。虽然后来创业经历各种艰难,但风,死死地拽住我的手,向前奔跑,不让我回头。

如今,儿子已满十八岁,去了香港上大学。

风,把儿子拽出了海外!

风,也一下把我拽进了人生的中年!

国庆假期,带着妻子回到家乡小镇岳父家。以前回家要六七个小时,现在只需两个小时。平整、宽阔的高速公路,有好几条可以选择。安静的小镇,到处停满了各地牌照的车辆。

从街头向街尾望去,长长的街面很整洁。路面铺了沥青,路牌、路标做得规规矩矩,红绿灯、监控摄像头都安装得稳稳当当。除了超市外,小镇还兴建了一个农贸市场、一家社区医院。小镇的规划、布局和大城市的街道相比,没有两样。

我们曾多次叫老两口来重庆居住,他们就是不肯。现在他们领着养老金,种点时兴蔬菜,晚饭后跳跳舞、散散步,偶尔随团出去旅游一圈,生活过得很不错。

原来,风,一直拽着小镇在奔跑!

小镇外面的省道,已扩建成了国道。与国道平行的一条大河,自西向东,浩浩汤汤奔流而去。小时候,大河上一座桥也没有,过河都靠渡船。听岳父讲,第七桥都快修好,明年就将通车了。

风,把十八弯的山路,拽成了柏油路!

公路村村相通,纵横逶迤,望不见尽头!

乡亲们挞谷子、掰包谷、收割小麦等,再不像以前那样靠“背、挑、扛、抬”了,而是用电动三轮车,“突突突”几下就拉回去,比以前省力、省事多了;公路连通了大山外面的世界,快递公司的面包车、摩托车穿行不断,山里面的红苕、面条、黄花、腊肉、柠檬也源源不断卖了出去。

风,把大山的特产拽出去,也拽回白花花的钞票!

逢年过节,柏油路上塞满归乡探亲的小轿车,与两旁一座座漂亮的小洋楼相得益彰。风,把故乡拽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风,依旧在吹,在神州大地上强劲地吹!

风,改革的春风,拽着亿万人们在奔跑!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专家评委 点评

文章的标题以拟人化的手法,把抽象的概念,变得非常形象、生动,充满诗意。一个“拽”字用得画龙点睛,出神入化,准确地表达了改革开放对于中国的必然性,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要把人们从旧有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模式之中,从封闭、贫困之中使劲拽出来,从而踏上新征程。这个“拽”的动作和力度是摧枯拉朽、翻天覆地的,也是卓有成效的。正因为改革的春风在“拽”着人们奔跑,人们才在奔跑中改变了命运,修改了人生……文章围绕一个“拽”字做足了文章,层层递进,层层渲染,层层情感叠加,使整篇文章读来有一种诗的律动和韵味……

吴景娅 重庆市作协散文创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