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版次:012    作者:2019年01月11日

李晓

到了年关,我终于体会到宋之问“返乡情更怯”的心情了。回不回老家过年,我的心情是纠结的。

我纠结的原因是,一旦我回了老家,老家的人总以为我在城里有着很大能耐,托我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有年老家干旱,老家的人心急火燎地来城里找到我,托我调动几门高射炮,运回老家山梁进行人工降雨。你看这事儿我行吗?我真的就不行。

这不,上次回老家,又有人找上门来了,把我当成人生救星的虔诚模样。

中央电视台有个节目叫《我要上春晚》,在我老家也几乎家喻户晓。那天,几个老乡告诉我,村里有个后生,也想上春晚,你就帮帮他吧。

我知道这个问题有点大,就不像平时那么口若悬河吹牛了。这个后生我认识,是老鲁的儿子。

还是去年腊月的一天早晨,山梁上被一团一团的浓雾紧裹着,一只公鸡开始打鸣了,一个声音便和公鸡一起唱响。

这个练声的人,就是从城里回到村里的鲁小军。他爹鲁永福,今年59岁了,是城里一个民工。

那天在我家吃午饭,鲁小军告诉我,他爹想把一只在乡下的羊牵到城里来养,理由是城里草也多,风吹草浪,草没羊吃实在是太可惜了。鲁小军模仿了羊的叫声:“咩咩咩,咩咩咩……”真是惟妙惟肖。我夸奖他,你有表演天赋噢。

鲁小军得意地笑了,叔,我有一个乐队,我是队长。

鲁小军走了,老鲁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儿子都30岁了,还没结婚,从小到大就只知道在山沟沟里唱啊唱。老鲁还说,前几年他准备把一根扁担交给儿子,也来城里做“棒棒”,儿子“呼”地一下就把扁担扔到了山沟里,大声嚷:“爸,我是当明星的人!”老鲁劝儿子:“儿啊,鸡成天鹅,行么。”

8年前,鲁小军在城里成立了一支民间乐队,大多是为婚丧嫁娶、开业乔迁的红白之事演出。在节目里,有他亲自编排的一个小品,有年演出还获了市里大奖。鲁小军的野心更大了,他要上春晚。

老鲁跟我说了他儿子的这些事儿,仰头求我:“兄弟,你能帮帮小军么,他做梦也想上春晚!”

这个,这个,确实有难度。我实话实说,老鲁,上本地春晚,我也许可以帮忙介绍,但上中央电视台的春晚,我还真没那能耐。老鲁摇摇头说,兄弟,你也太低调了。

前不久的一天,鲁小军和几个小伙子再次来到我家,他扛来了整整一只杀了的羊。

“叔啊,求你一件事,帮帮我上春晚!”小军和那几个小伙子诚挚地望着我,眼里是梦想燃烧时的灼灼之光。

“小军,你们可以报名参加中央电视台的《我要上春晚》、《星光大道》这些选秀节目……”我实在是不好拒绝这个有梦想的年轻人。

小军说:“叔,都报名好多次了,没得到通知,没指望了……叔,我感觉我的水平,不比那些人差。”

等我想想办法,托托关系……我对鲁小军这样结结巴巴说。我知道,这完全是虚伪地应付了。

鲁小军满眼是泪,点点头说,叔,谢谢你!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为何把当明星看得那么重,就站在山梁上,在故乡的白云下唱唱歌,也是一样的好啊。

李晓,供职于重庆市万州区五桥街道办事处。

重庆渝闻酒业有限公司

R

重庆好酒老码头

热线电话:023-6558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