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钱

版次:012    作者:2019年01月11日

海清涓

修好一台有声无图的电视,金林钢接到妻子的电话。说是家里来了客人,让他早点关门回家吃晚饭。

放下电话,金林钢用肥皂洗干净黑糊糊的手,清点好钱包里的钱,收拾好摆在门口的小电器,掏出钥匙,伸手往下拉半旧的银色卷帘门。

“师傅,等一下,不要关门,我要修烤火炉。”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手里提着一个淡黄色长方形烤火炉,风风火火跑了过来。

金林钢接过烤火炉,看着手上的钥匙,客气地对胖女人说:“大姐,真不巧,家里来了客人,你明天上午来取烤火炉吧。”

“家里的月母子等着烤火,师傅,请你马上修。”胖女人走进维修店,赔着笑脸,态度十分坚决。

金林钢有些不情愿地将烤火炉放到办公桌上,用万能表测了测烤火炉的电源,一脸无奈地说:“灯管坏了,灯管昨天上午换完了,全城都没有货了,你最好去买个新的烤火炉。”

“商场里能取暖的电器早卖光了,特大暴风雪,进城的路都被封锁了,送货车进不来。师傅,请你帮个忙,没有新灯管,用旧的代替也行。”胖女人搓搓手,跺跺脚,显得十分焦急。

连续十几天的雨雪低温天气,给金林钢的电器维修店带来了好运。十几个平方米的电器维修店,仅修理烤火炉一样的收入,一天就是两百多元。金林钢盯着胖女人的烤火炉,眼珠转了转:“大姐,如果你肯多出一半的钱,我就把这里的烤火炉灯管取下来换给你,四根灯管收你四十元钱,你看怎么样?”

胖女人吐了一口热气,四下看看,无奈地点着头:“可以,这么冷的天,月母子没有烤火炉会冷出毛病来的,多花点钱没关系。”

金林钢点点头,用梅花起子拆开烤火炉的外壳,用钢丝钳拨,用电烙铁焊,用黑胶布缠,很快就换好了灯管。

试亮了烤火炉的四根灯管,胖女人付钱给金林钢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冲进维修店,一把推开胖女人:“张阿姨,多少钱,让我来。”

“不,收我的钱,我这个是零钱。”胖女人用手拦住男青年,高高举起手上的四张十元钞。

“师傅,不要收她的钱,你补不起的话,我改天再来拿。”小伙子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张崭新的百元钞。

看着胖女人和男青年争着要付修烤火炉的钱,金林钢一时不知道该收谁的了。金林钢缩回手,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谁家的烤火炉,你们为什么要抢着付钱?”

小伙子挤到前面,把钱递到金林钢手中,大声说:“烤火炉是我们小区吴姐家的,张阿姨免费照顾吴姐坐月子,修烤火炉的钱,理所当然由我来付。”

胖女人提高了声音:“你没回老家陪父母吃饭,就是为了接小吴母子出医院,我不能让你出了力又花钱。”

金林钢一边接过小伙子的钱一边找零钱,一边好奇地问:“姓吴的女子是你们什么人?”

“小吴的丈夫是电力公司的职工,到重雪灾区抢修电路去了。小吴是外地人,他家保姆又嫌照顾月母子累找轻松活儿去了,老婆生了孩子行动不方便,我们这些街坊邻居不能丢下她不管呀。”

胖女人和小伙子还在争执谁来付钱。

“哎呀,你们不要争了,修这个烤火炉,我不收钱。”

胖女人和小伙子停止了争抢,吃惊地盯着金林钢。

金林钢打开钱包,将两张二十元钞放到小伙子的上衣口袋里:“听了你们说的,我还在乎这四根灯管,这四十元钱吗?”

在胖女人和小伙子的注视下,金林钢戴上安全帽,跨上半旧的摩托车,随着一股浓烟,突突突突突突,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海清涓,本名刘莉,重庆市作协会员。出版散文集《种下一生痴情》、长诗单行本《茶竹倾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