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票

版次:012    作者:2019年01月11日

殷贤华

刚到剧场门口,但见人流如织,好不热闹。小白掏出票,正要兴冲冲入场,忽然接到领导电话,叫他马上赶回单位加班,马上!

小白一下子愣住了。这场演唱会,小白期待了好久,上周就买好了票。还有十几分钟演出就要开始了,但小白此刻只能选择放弃观看演出,只能选择把票处理掉,小白懊恼地摇摇头。

“谁要票,我这里有一张!”小白扬了扬手中的票高喊道。

一群人围了过来就要抢票。“我原价卖,二百元!”小白爽快地说,然而大家却你望我,我望你,停下了。

“原价卖,你图啥?剧场售票口昨天就没票卖了!”一位眼镜说。

“票是假的吧,现在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一位鸭舌帽说。

小白一听汗都下来了,忙解释道:“这票是真的,我上周就买好了。现在领导我要回单位加班,实在没办法才处理票!”

见大家仍然很狐疑,小白看了看时间,咬咬牙,叹气道:“算了,我便宜一点卖,一百五十元,总可以了吧!”

大家一听,一阵冷笑后散了。小白气得吹胡瞪眼,赌气吼道:“哼,你们不要,我直接送人算了!”

小白看见一位美女在问“谁有票”,马上跑过去笑道:“美女,你运气好,我送张票给你!”但美女连连后退,躲开了。

小白看见一个小孩哭啼啼地样子,很不情愿地离开剧场。小白马上跑上去,蹲下身子问:“小朋友,没票吧,哥哥送給你!”小孩正要搭话,一只大手伸过来牵住小孩,大手警惕而厉声质问:“你想干啥?我不认识你!”

小白又看见一位老人在剧场售票口边叹气,便跑上去说:“大爷,没票吧,我这票送给您!”老人不接,哼了一声:“年轻人,干点正事吧!”

小白真是又气又恼,正想把票撕碎了事,又觉得可惜。他忽发奇想,赌气高声喊道:“谁要票,我这里有一张,四百元一口价!”

又有一群人围上来抢票,抢到票的络腮胡得意地说:“总算买到了!”

殷贤华,重庆市作协会员,出版小说集《天壤之别》、《梦中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