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镜头 对准人

记录一个个 归家的眼神

版次:005    作者:李卓然 钱波2019年02月11日

颜纪伟给乘客看拍照的效果

颜纪伟会记下被拍者的联系方式,将照片发给对方。

颜纪伟逗小朋友,让他拍照更自然。

老大爷老大妈一辈子没拍过几张照片

乘客们给颜纪伟点赞

颜纪伟在车厢里外都要拍照记录

颜纪伟给一对母女拍照

从19岁参军到后来进入铁路系统工作,35岁的颜纪伟有10多年没有跟家人一起共度除夕夜了。但从狗年跨入猪年的路上,他也并不寂寞,一如往年——他值守在重庆北开往上海南的这趟普快列车上,翻看着自己那台单反相机里的照片,挑选出满意的笑脸,导入手机,传给微信里刚添加的好友,名单上备注着“蓝衣母女”“戴黑帽老年人”……他的镜头中,上演着一出《归家的笑脸》。

初学者

算起来,颜纪伟成为一名摄影爱好者还不到5年,手中的相机是儿子1岁时奶奶送来的生日礼物,给儿子拍照是他接触摄影的初衷。不过,作为重庆客运段K73次2组的一名列车员,他能陪伴成都家中儿子的时间并不多,加上孩子年幼好动,捕捉影像也不容易,起初他的摄影水平进展并不快。

也要感谢常年在外跑车,他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尤其是这趟K73/4次列车,串起了乌江画廊、秀美边城、浙南山水、沪杭都会等旅游资源,也时常成为旅行团的“专列”。爱旅游的人中,总不乏摄友,闲暇时与这部分乘客闲聊,交流摄影技巧,颜纪伟也得到了一个建议:何不把相机带上车厢,旅客们可是不重样的模特。

“这样真的可以吗?”虽然不清楚乘客是否只是随口一说,但颜纪伟决定试一试。当他挎着相机出现在熟悉的车厢时,他就有点手足无措了,“不好意思开口”,这是他最初的顾虑,但既然已经来了,他觉得张开口就成功了一半。

试着开口,等待他的却是“成功之母”——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骗子,或者是在搞形式主义。他记得很深刻,好不容易有人同意拍照,他便凑上去加微信,方便之后导出照片反馈给乘客,不过一听要加微信,乘客马上警惕道,“你要加我推销什么?”无奈之下,他只好删除照片,这个举动更是加深了乘客的误解:“你看看,不加微信就删照片,肯定有目的!”面对这样的质疑,颜纪伟哭笑不得,更是百口莫辩。

再出发

列车上的拍照计划就此中止,重启已是2017年初,那是他参加的第9个春运。春节回家对中国人有别样的意义,他觉得有必要用相机记录那一个个归家心切的眼神。

著名摄影师王福春出过一本摄影集,叫作《火车上的中国人》,记录几十年间车厢中的人生百态,颜纪伟的拍摄环境类似,但主题又不同,他觉得自己离摄影创作还差点火候,他只是单纯地想给自己服务的旅客拍张照,留个纪念,希望他们能因此有一次难忘的旅途体验。做这件事的出发点,除了给自己练手,他也希望能成为列车服务的补充升级,“乘客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服务要求也跟着提高了,只是打扫卫生、安全宣传和巡视车厢,感觉有些不够了。”

而这次再出发,颜纪伟也做了充分准备:网上找资料,翻看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跟家人朋友练习沟通,甚至还要在短视频网站上学习逗孩子的办法。在那次春运中,旅客对他的接受度明显上升了,“接受和拒绝,一半一半吧。”颜纪伟笑着说。

搭讪狂

今年春节前,记者跟颜纪伟一起登上了列车,发车的时段他并不当班,因此也有充裕的时间给旅客拍照。颜纪伟走向率先登车的一对母女,简单寒暄,然后帮她们搬运行李,很快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一听说要拍照,这位母亲也有些迟疑,可颜纪伟满脸微笑,用起了自己说了好几年的开场白,“你们到哪一站啊?要到上海啊,来嘛,20多个小时的旅程,出来就要开心,我们拍个照留个纪念嘛。”对方的犹豫也放下,他赶紧举起相机,“来,小妹妹,跟妈妈靠拢一点,好的,笑。”咔嚓咔嚓,“来,看一下效果嘛,可以噻?”颜纪伟给两位旅客看看刚抓拍下的笑脸,然后用手比划出一个长方形,“把照片洗出来,放这么大都非常清晰,加我个微信,我回头就把原图发给你。”

成功拿下两张笑脸,但颜纪伟告诉记者,这是初级难度,“妈妈带孩子、旅游团、老年人是最配合我拍照的。”

在颜纪伟的经验里,列车上的老年人99%都会配合拍照,“我就跟他们讲,想一想自己家里有没有这种大头照片,他们很多都说,这辈子都没用这种‘专业’的相机留过影,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对老两口,一开始还不好意思,我给他们拍了几张看过之后,拉着我在车厢里各种摆造型,拍了几十分钟。”

调解员

当然,难搞定的人也很多。

他的拍摄对象里,母亲带孩子是“小天使”,父亲带孩子简直就是“灾难”。“在我工作的这趟车上,有不少去上海、杭州等地务工的人员,父母长期和孩子分开,到了寒假孩子放假,家里老人先把他们带到父母务工的地方,春节前,孩子就跟着父母回来。平日里他们之间交流就不多,在车上也是各玩各的,尤其是父亲带孩子那种。”这种情况,颜纪伟会主动上前,帮助他们做一些亲子互动,“拍合照需要靠近,需要笑,我觉得是帮助他们沟通的好办法。”通常这些家庭会愿意接受拍照,“不过大多数情况下,父亲的表情都非常僵硬,甚至说是霸道,孩子也不情不愿,我就会指导他们拍照,用在网上学的折纸什么的来哄孩子,还引导他们去叫爸爸。”其实,拍个照就两三分钟时间,真的能改变什么吗?颜纪伟不知道,但他愿意去做。

另一种他喜欢迎难而上的,是小两口闹别扭的情况。一开始对方多半会觉得颜纪伟“不懂事”,但他也不管,上去就按一通快门,然后把照片拿给旁边的乘客看,旁人都夸好,也撺掇小两口来看,任谁也都不好意思再拒绝,“本来就是可以避免的小吵闹,能在我这里遏制住升级的势头,也是为列车中的和谐尽力,算是本职工作。”

获得感

给人拍照,费力不讨好,颜纪伟怎么受得了呢?“那有什么,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每次找人聊天拍照,我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其实别人不是有意针对我,只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大家敞开心扉,互相尊重,什么都好说。”

给人拍照,颜纪伟能收获些什么呢?

是照相技术?他翻开手机相册,对比前一年和最近的照片,进步的确“肉眼可见”。这几年,跑三天休三天,每次出车他都要给近百人拍照,算一算,他的相机中记录了多少张笑脸。

但对他自己而言,还是一种获得感。以往的列车服务,就算颜纪伟把车厢打扫得再干净,顶多得到乘客“小伙子真勤快”的表扬。而现在,当他拿着扫把经过车厢,之前的“模特”们都纷纷伸出手,“来来,我来帮你扫。”再就是做安全宣传,自己喊得再大声,听不进去的乘客还是不少,而有一次,颜纪伟竟然听见一名家长给孩子这么说,“不要在车厢里乱跑,这是刚才给你照相的叔叔说的,你要听话哦。”令他感动不已。

走过车厢连接处的开水机,颜纪伟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连洒在地上的开水似乎都变得少些了。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卓然 钱波 通讯员 鄢超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