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第二社会福利院一个小院里 几十位“老孩子”喊他“干爹”

18岁 小牛 48岁 老牛 55岁 孺子牛

版次:001    作者:周小平2019年04月15日

◀项忠红看望老人询问身体状况

项忠红带着老人做护理康复训练

▲项忠红带着老人做护理康复训练

◀项忠红为老人洗脚

每天清晨7点左右,重庆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的一个小院里,总会此起彼伏地传出一声声“干爹”。这时候,一位穿着深蓝色制服、一脸温暖笑容的男子,走进各间屋子,帮一群“老孩子”洗脸、刷牙、穿衣服。这个小院,是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精神病区;这位被病员们唤着“干爹”的男子,是护理员项忠红。

从18岁进入福利院至今,今年55岁的项忠红已在护理一线整整工作37年。本月初,第十四次全国民政会议在北京召开,项忠红作为重庆唯一一人,被授予民政部最高荣誉——孺子牛奖。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小平 受访者供图

上班第一个任务——倒尿罐

刚进入市第二社会福利院工作,项忠红就被分配到特困老人休养区。

项忠红至今记得,上班第一个任务是——倒尿罐!项忠红跟着师父走进老人房间,一股难闻的、无法言状的臭味扑鼻而来,他不由得掩住鼻子。“小项,来,把这尿罐提出去倒了,洗刷干净。”师父递给他,项忠红提在手里,胃里一阵翻涌。

挑战不仅仅如此。第一次上夜班,项忠红随师父查房,发现二楼一位姓罗的残疾老人房门锁着,师父让他拿钥匙打开。谁知,门刚打开,老人就扔出一只瓷碗,直接扣到他的头上,一堆湿漉漉、油腻腻的东西,顺着头发钻进他的衣领里……

“这就受不了啦?护理员的职责,就是全心全意、尽职尽责照顾老人。”看着项忠红一脸委屈的样子,师父当时这样对他说。在师父言传身教下,项忠红慢慢接受了这份辛苦的工作。

项忠红告诉记者,一个月后,他开始独立值夜班。深夜查房时,他发现一位老人不但把大便拉在了床上,还抹到了身上,甚至脸上……第一次遇到这种“大场面”,项忠红惊呆了。他赶紧打来热水给老人擦拭身体,找来干净被褥给老人更换,翻出干净衣服给老人穿上,安抚老人重新入睡。

望着床上酣睡的老人,看着刚刚收拾完大便的双手,项忠红没有了初次倒尿罐时的那种不适感,“那一瞬间,我仿佛突然之间明白了护理员的价值。”

多些谅解和珍惜,

才能把日子过好

护理工作是个技术活,一个专业的护理员,必须具备过硬的职业素养和护理技能。比如,看护对象的清洁卫生、睡眠照料、饮食照料、给药、消毒、急救、常见病护理、肢体康复,甚至闲暇活动、沟通技巧等,堪称十项全能。

记者了解到,为了更好地做好护理工作,只有初中文化的项忠红,习惯随身带个小本子,与护理技巧有关的知识,他总是格外留心,随手记下。笔记本上,歪歪扭扭的字体,既记录着他在护理过程中了解到的老人的身体状况、性格特征和兴趣喜好,也记录着他自己研究总结出的、针对不同老人的护理方法和关怀技巧。

为了让服务对象得到更好地照顾,项忠红提出,对残疾对象实行分级分类管理,设立责任护理员、清洁护理员和康复护理员,护理人员24小时值班护理。在他的提议下,福利院明确责任护理员对责任事故等负责,清洁护理员对环境、室内、个人卫生负责,康复护理员负责康复计划的制定和组织实施。这样一来,管理更加规范,照料更加精细。项忠红的热心诚恳,老人们看在眼里,暖在心里,都把他当亲人。项忠红时常对老人们说:“在这里相聚是缘分,大家就是彼此的亲人,应该多些谅解和珍惜,互帮互助才能把日子过好。”

在陪伴老人们走向人生终点站时,他也不可避免地会经历生离死别,深刻体会到了生命逝去的悲伤。每当有老人离去,他会如往常一样一丝不苟地为老人擦洗身体,再换上干净的衣服,梳理头发……

(下转02版)

除了辛苦,

有时还有生命危险

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的特困老人,大都身体残疾或智力残障,他们或无法正常行走,或不知白天黑夜,甚至大小便都不能控制……项忠红告诉记者,从第一次上岗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特殊群体。

有一次,项忠红和往常一样,来到张顺财老人房间收拾垃圾。弯腰起身的瞬间,毫无征兆地被精神病发作的张顺财从后面紧紧抱住。张顺财双手死死卡住他的脖子,一身蛮力让他无法动弹,喘不上气来,脸憋得通红。为了不伤害老人,项忠红轻轻握住老人的双手,盯准他歇气松劲的空当,拨开老人的双手安全脱身,并大声喊来了附近的同事。“张大爷,看你瘦得像根干柴,没想到力气还这么大!还好我平时对你好哟,换作其他人,你是不是还要使点劲儿?”张顺财清醒后,项忠红一边和医生仔细检查老人是否受伤,一边和老人开起玩笑,而老人根本记不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发病时控制不住自己,根本就不晓得干了些啥子,伤害别人也不是故意的,我们要多理解才行。”看着同事关切的眼神,项忠红摸摸自己脖子上和手臂上的淤青,故作轻松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