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01版)

版次:002    作者:2019年04月15日

▲项忠红在整理被褥

吃喝拉撒全管,一样都没落下

2012年,48岁的项忠红岗位有了变化,调整去护理精神病患者。如果说刚进福利院时自己还是一头初生牛犊的话,那么一年后的项忠红,就已经成为福利院里护理岗位的一头老黄牛了。

易尊东是最黏糊项忠红的“孩子”。他从小感觉统合失调,智力发育迟缓,四十来岁却像个小男孩。有一次,由于长时间没有大便,使用开塞露也没见效,易尊东疼得在床上捂着肚子打滚。听到声响后,正在睡觉的项忠红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连棉衣也没顾得上穿,穿上拖鞋便跑向易尊东的病房。

看到易尊东痛苦不堪的样子,项忠红挽起衣袖,用手指帮他把大便一点一点地往外抠。由于肛内压强大,粪便猛地一下喷溅出来,弄得项忠红满脸都是。

第二天一大早,项忠红来到易尊东所在病房查房,原本坐在床边嘻嘻哈哈的易尊东,竟从床上跳下来,冲着他亲热地喊了一声“干爹”!项忠红鼻子一酸,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在易尊东的“带动”下,病房里平时习惯叫他“项师傅”“项大哥”的患者纷纷改口,就连隔壁和对面病房的病患也跟着喊起来,项忠红一下子成了几十个人的“干爹”。

精神科护士长张英常常开项忠红玩笑:“他们都管你叫‘爹’,可你根本就是‘妈’,吃喝拉撒全管,一样都没落下!”

徒弟100余人,

个个行家里手

从曾经的小牛到老黄牛,再到如今的孺子牛,随着年龄的增长,项忠红意识到,总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这里,但一线护理需要后继有人。

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相关负责人介绍,项忠红的徒弟没有断过,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带了五个新手。无论是更换尿布、翻身清洗,还是修剪指甲、送粥喂饭,抑或观察病情、康复理疗,项忠红细致讲解,希望徒弟们为老人们的生活提供全方位的照护。

“我们经常觉得师父他啰嗦得很,却又不得不佩服他的仔细。”护理员小李回忆,在一次“老培新”培训中,项忠红带领他们五六个新进护理员来到精神科一楼男病房区熟悉查房流程。从填写查房记录到应对突发紧急情况,师父近乎碎碎念地传授自己的经验。走进103号病房,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只见患者站在床边,毫无知觉地把已从裤裆渗出的排泄物弄得满手满脸,甚至衣服上、裤子上、墙壁上到处都是。几个年轻护理员一脸尴尬,进退两难。“师父不慌不忙,一边轻言细语安抚患者情绪,一边麻利地帮他换下弄脏的衣裤和被褥,打来热水仔细地帮他擦干净身体,用拖把和抹布清理地板和墙面……”徒弟小李看在眼里,师父的一切动作如此自然,就像照顾自己家人一般。

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项忠红的言传身教下,年轻护理员们迅速成长。经他亲手调教出的徒弟有100余人,个个都是护理战线的行家里手。

多知道点

孺子牛奖

民政部最高荣誉奖,1986年11月设立,主要授予全国民政系统中成绩卓著、有突出贡献和重大影响、堪称典范的工作人员,以及国内外关心、支持民政事业并做出重大贡献的社会各界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