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一个错别字

(外一首)

版次:007    作者:2019年04月15日

王老莽

我庆幸一些场合的羞于启齿

也庆幸另一些场合的口无遮拦

我庆幸一些人没走进我的破绽

也庆幸一些人让我漏洞百出

原本不必这样小心翼翼

而我却一直这样小心翼翼

我一边吃药一边酗酒

一边修补肉身一边救赎灵魂

一边克服毛病一边变本加厉

竭力戒掉的陋习正与我言归于好

真正值得庆幸的并非综上所述

而是在越来越自恋的年龄

越来越爱老婆。甚至

把她的絮叨当成醉酒的解药

譬如我从不曾为她写诗

而倏然悟道,我所有的诗歌

原来都是为她而作。她也从来

不读我写的诗歌。而最终发现

她才是我一生唯一的读者

而我是她一生中,唯一的

一个错别字

凭据

在商场电梯口

老婆大惊小怪地说

你头上有几根白头发

边说边就着我的头

像清理稻田的稗子一样

动手拔这些杂毛

——你看!

她铁证如山地向我

出示了一根白毛

以此证明我的衰老

就在她准备拔第二根的时候

我推开她的手义正辞严地说,这是种苗

你拔掉了它们,让我

拿什么陪你

白头到老

(作者本名王毅,系重庆市城口县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