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院社工是啥体验?

他的陪伴故事让人感慨

版次:003    作者:文翰 2019年06月12日

▲余飞主动了解患者需求

无论一个人多么坚强,当他患病时也多少会有些孤独无助,需要更多陪伴和倾听。在重庆市中医骨科医院,有一群年轻的医疗社工,他们除了陪伴患者寻医问药,还提供聊天、陪如厕、护送回家等服务。社工们说,对身心脆弱的患者,很多大实话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初次见面 他送母女进男厕

6月10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渝中区较场口的重庆市中医骨科医院乐至医务社工部,见到了社工余飞。今年24岁的他身高1.78米,戴一副无框眼镜,说话轻声细语,看上去十分斯文。

医务社工究竟是做什么的?简单来说,他们平时也穿白大褂,主要为患者提供关爱、陪伴、咨询、协调服务,协助门诊患者顺利就诊。在选择患者时,独身和行动不便者是医务社工优先挑选的目标。但让余飞没想到的是,他会和一对年龄较大的母女结缘,在陪伴她们的同时,余飞也被她们打动、启迪。

事情要从今年3月初的一天说起。当天上午10点,余飞正在医院一楼帮扶患者,两位老人出现在门口,吸引了他的眼球。“最初我并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但她们互相搀扶着,走路不稳。左边的白发婆婆拄着拐棍,看起来更年长;右边的黑发婆婆患有腿疾,走路也摇摇晃晃……”见状,余飞赶忙迎了过去,询问得知,白发婆婆叫王开慧(化名),今年83岁,和儿子、儿媳住在渝中区。身旁是她的女儿,名叫黄明丽(化名),今年63岁,住大学城,专门坐轻轨来陪母亲看病。

在骨科医院,单层为女厕,双层为男厕。在2楼看病结束后,母女俩面带难色,行动不便让如厕也变成难题。余飞见状,便逐一领着母女来到就近的男厕如厕。“王婆婆下蹲很吃力,在门关上后,我只能不断喊她,万一她没回应我就会第一时间呼救。”余飞回忆说。

余飞一边看门,一边向如厕的男士解释,还不时呼唤王婆婆,等到她出来的那刻,才算松了口气。

接下来,余飞将母女送至医院门口,为母女俩叫了一辆网约车,车费十几元,母女俩均掏钱要塞到余飞手上。最终,余飞收下了女儿塞过来的10元钱,并留下了电话。

母女相惜 沟通却像吵架

在经过数次治疗后,余飞和母女俩熟络了起来。一天,王开慧将余飞拉到一边说:“我女儿住得远,腿脚也不方便,我以后看病就自己来,到了就给你打电话。”余飞出于对老人安全的考虑,还是将此事告诉了女儿黄明丽,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王开慧:“我现在好得差不多了,你腿脚也不方便,以后你就不用陪我了。”

黄明丽:“你儿子、儿媳又不管你,我要是再不管你,出意外怎么办?”

王开慧:“反正以后你不用来了……”

黄明丽:“不得行,我要来……”

下一次王开慧来医院时,还是黄明丽陪同。

王开慧接近康复时,已是春暖花开之际,余飞对她的家庭情况也已较为熟悉,王开慧习惯性地抱怨起儿子、儿媳对自己照顾不周。“比起其他80多岁的老人家,你身体已算很好的了!等病好了,可以跟女儿去公园逛逛,看看花花草草嘛。”余飞宽慰着。

对此,王开慧说:“我们两个腿脚都不灵便,能走哪里去哟!”嘴里虽然说着走不远,但老人的眼神却带着笑意,透露着期待。

换种说法 让爱不必带刺

余飞说,在他帮扶的患者中,王开慧、黄明丽母女是年龄最大的一对。虽说是亲人,但她们的沟通方式却互相带刺。

以骨科医院为例,不少患者存在行动不便的问题,因此应尽量不要直言“断手杆”“断脚杆”之类的话。同时,当患者不配合治疗时,作为患者亲友应该多担待一些,不要说气话。有一对夫妻,丈夫久卧病床十分焦急,最初不配合治疗。妻子很担心,就说:“你再不好好治疗,我就不管你了!”丈夫没有理会妻子,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余飞说,患者往往身心同时承受很大压力,难免会传递出负面情绪,作为亲友,切忌和患者赌气,说丧气、抱怨的话。“这个病不好治”“目前效果不理想”等,都不适合对患者说。

新闻多一点

握手鼓励 说句“你真棒!”

乐至社工服务中心副主任聂雪梅表示,要和患者有良好沟通,可以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了解和理解患者的状况,尽量减少患者的痛苦。

比如,亲友才下手术台,如果想去关心,应首先要知道患者的身体可能还很虚弱、心理很疲惫,这时可给予一些支持性的话语和肢体动作,如“你真棒!”“你放心!我会在你身边!”等,同时应对患者微笑、握住患者的手等。最好不要急于向患者求证治疗效果,因为这样会增加患者的焦虑情绪。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文翰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