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江轻唱黄昏色

版次:011    作者:2019年07月12日

刘廷兵

四川有个洪雅县,洪雅有个柳江镇,柳江从场镇川流而过。五年前的那个秋日,五家11人一齐感受到的柳江轻唱的黄昏,至今令我难忘。

站在山边的石拱桥上,傍晚的柳江,远山青中带紫,场镇云霞陪侍,蕴含着热烈而温馨的氛围。柳江从山间奔腾而下,似少女在快乐地奔跑,把拥抱巨石的浪花撞得特别光亮。她穿过石拱桥进入场镇,激流散漫开来,热情地浅笑着缓缓流淌,就长大成风情万种的少妇了。河水在乱石中潺潺穿梭,水声袅袅,带给你一亲芳泽的欲望。人们在岸上望着绿的水、黑的石、白的浪花,还有少男少女们在河里捕捉鱼虾,斜阳下,一切是那么美好,让人不问归处。

河水无忧无虑地继续流淌,慢慢地就浸入了低坝围着的长湖。苍苍的夜色中,绿绿的湖面变成恋恋不舍的蓝色。两旁的河水如舞女落幕的飘带款款地在小岛尽处静静汇流,又穿桥而过去投奔柳江场镇另一边浩荡的花溪河了。如果你是柳江的一朵浪花,顺着花溪河在止戈镇融入诗意般的青依江,你会有终于找到归宿的感慨。

或许是岁月的无情,柳江两岸柳树很少,“烟雨柳江”失宠于河街千姿百态的黄葛树了。柳江右岸,是场镇的主要居住地,那十几颗硕大的黄葛树,如同守护着柳江的华盖。那气象万千的范儿,轻轻就撑起了绿水青瓦中的一片蓝天,一任流动的音符随风吹,更任凝固的乐曲随雨打。而倒影里的黄葛树,既是风情的记载,又是烟火在招摇。

场镇里那几幢古老的豪宅,牵引着如织的游客在片片青瓦和层层青石板间舞动,把柳江镇的河街和主干道完美地联动起来。晚霞下闪烁的霓虹和漫散的烟煴把一城浪漫轻盈地飘举着,到处是红男绿女。黄昏的石板路上,来来往往的脚步流露出对古镇的依恋。

终于,秋风中飘来酒香,我们顿感饥饿,唯有在河街的老屋里大杯喝酒、大口吃肉才觉得心里通透。氛围如此沸腾,一如远征回家洗了个久违的热水澡,令人痛快。

晚归,月光照在路上,打着手机电筒的我们一行人,你唱一句我接两句地吼起了经典老歌。曲曲心声,吼出了自己对人生的感念,也吼出了对今个儿痛快的欢呼。通过花溪河索桥时,荡漾的心意被钢索尽情地弧摇着,花溪电站的哗哗浪涛也来共振这乐章。

深夜里,秋风、月光、流云、灯火,都刻在了我们的心上。

(作者系重庆市渝北区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