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溪流

版次:011    作者:2019年07月12日

杨再道

说到老家的溪流,就要对老家环境做个介绍。我的老家叫下马池,是银岭大盖群山中的一小块盆地。从麻旺镇石家湾上坡,翻过麻旺后面的大山就到了。翻山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垭口,叫喻家垭口,大概是曾有喻姓人在垭口上居住过。小盆地大约有300公顷的稻田,2000年撤区并乡前是一个行政村,村名叫上游。盆地四周山坡都种旱作物,那时很少有人离家打工,鸡飞狗跳煞是热闹。

酉阳县城四周是山,一块狭长山间盆地,酉阳河从城北流出,在城南汆入地下,水量较大,能养活较多人口,故土司将此处定为官衙所在地。我的老家下马池也是这种形制,区别就是河与溪,因水量不同,因此一个成了土司府衙一个千古皆为小山村。小盆地后面大山从中间撕破,形成一个两边悬崖的峡谷叫河子口,峡谷里有个土山包,山包两侧又形成溪谷,两股溪流从谷里流出,在山包前汇合,冲出峡谷,划破盆地,在盆地腰部下切形成河沟。

汇合后的两条小溪一直沿盆地东边山脚流到盆地结束的地方,形成汆水洞,汆入地下,在麻旺镇与龙潭镇交界处叫朱瓦桥的地方流出(老家人用谷壳倒入溪流中,在朱瓦桥看见谷壳流出),汇入麻旺河。老家的这条溪流在我的记忆是长年不断,有枯有荣,水大的时候可以下河洗澡,后来出现在枯水期断流,现在回去看到的是溪沟完全被荒草荆棘覆盖,听不见流水声。

老家的人都说我们那条河,在我看来那就一条小溪,它是酉水的神经末梢,也是源头之一。酉阳地跨两个流域,东边是酉水流域,西边是乌江流域,中间是桐麻岭,银岭是桐麻岭的一段,即岭上出水两边流,一边流进酉水,一边流进乌江。

老家的溪流水很清很亮,是因为它是从大山直接流出的山泉。溪流润泽着盆地上的男男女女,生活在盆地的人们,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性生活了不知多少年,光我所在杨姓家族就在这里居住了11代。这些年,我从老家出发,利用学习和工作之余的间歇,基本走完了从老家源头到长江入口的整个水道,水道边依水而建的古寨古镇古屋古寺古码头以及河流两岸的风景名胜几乎处处留有我的足迹。

酉水流域是巴楚文化的主要沉积带,也成为巴楚文化、汉文化交流融合的重要地带,酉水沿岸是土家人的聚居地,是土家族的摇篮,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民族文化绚丽多姿。酉水河流域犹如一个大桃花源,整个区域山清水秀,群峰挺拔,随处可见鬼斧神工,浑然天成之景致,生态植被保持好,气候适宜,有“天然氧吧”之称,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酉水流域,物产资源富集,堪称物华天宝,优美的自然风光孕育了独特的民族文化,在这里,可以触摸历史的痕迹,可以聆听远古的天籁之音。

老家的溪流和它汇入的河流酉水沅江一样富有魅力。古往今来,世世代代的老家人,以下马池为家园,在溪流的抚育浇灌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于耕读,炼成坚忍性格,形成既封闭保守又通达宽容的性格特征。

春天,小溪叮叮咚咚地流淌,像多情的少女哼着婉转美妙的歌儿,溪水撞击、水花四溅,给大山带来生机。小溪两旁,满是野花,五彩缤纷,给小溪编织了一个五彩花环。夏天,溪水被太阳照得波光粼粼,水面一闪一闪,像是点缀着一颗颗星星。小时候我们到溪边守牛,捡石子投向小溪,小溪溅起水花,飞珠洒玉般把“珍珠”抛向溪岸。在下雨天,涨水,青蛙成群结队地唱“夏日交响曲”,蛙声时而高,时而低,很有规律。秋天,小溪摇身一变,成了文静的小姑娘。静静地、缓缓地流淌。既不像春天那样活泼,也没有夏天那样迷人。但是,她也有独特之处。枯黄的叶子飘落下来,一片片叶子犹如一条条金色的小船在水面上滑行。小鱼小虾纷纷沉到水下的岩缝里,大概是冷了吧!秋天的小溪安安静静。冬天,袅袅升腾的薄雾好似轻纱面罩笼着小溪,这是因为溪流才出山不久,还保持着热气,遇到寒冷的空气,温差让小溪热气升腾,两岸白雪覆盖的时候,热气给大地带来生气。

离开了老家30多年了,那潺潺溪水和碧绿田园却总是还会伴着水声、蛙声进入梦乡……

(作者单位:酉阳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