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水门大桥走进龙门浩·系列之3

“红楼”风暴

版次:007    作者:树金2019年08月14日

▲南岸“红楼”亚细亚火油公司旧址(资料图片)

依旧是个周末,今夏难得的骄阳似火,走过东水门大桥,来到龙门浩马鞍山山顶。一座名叫“红楼”的房子掩映在绿树丛林中,青灰色的方型墙体含蓄而挺拔。那是重庆开埠后英国亚细亚火油公司的指挥部,是公司大班(总经理)二班(副总经理)办公休息的地方。因为楼顶是红色的琉璃瓦,所以一直被人们称为“红楼”。据史料记载,那种琉璃瓦,是清朝末年皇宫屋顶的专用材质。这栋建于1923年的别墅,一段时间还被作为英国驻重庆使领馆办公地。其地位和关系不言而喻。

经工作人员指引,从后面缓坡上去,干打垒石头堡坎像梯田一样一层一层再一层,如众星捧月逐级合围着红楼;若干小径弯弯曲曲像有小鱼逆流而上的溪流,连接楼道的三个进出口;灰白色路面由“三合土”材料铺成,添加的水泥和彩色鹅卵石显示着当年的讲究和奢华;后门入口,一棵大榕树下,黄色精致的欧式拱形门楣别具一格;正大门前方的三级青花瓷外贴花台,上下左右对称得体犹如一座座盆景;墙体青砖都是伴糯米砌成的,那是中国的传统工艺,非常牢固。

打开房门,一股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黑洞洞的有些阴森感,但很快被风吹散。借着手电,拉住上楼的护栏,能直接感受到它的结实厚重,能看见壁炉和旋转式天庭回廊的精细和巧妙,能看见阁楼的人字形支架纵横交错顶天立地。办公室区设在第二层两个端头,宽敞方正。独立的卫生间、浴室、接待室、会议室、衣帽间、杂物间,一应俱全。走进右边端头,晨曦通过两幅落地门窗洒满办公室,外加个小小外阳台,秀美南山尽收眼底。层次高于左边,想必这东面的房间属于大班。三层直接从中间隔离,作为生活起居用房,这跟英国伦敦老式的小卧室和小门厅的住房酒店相比明显多了些中国“土豪”元素。北面二层有一个宽大的L型内阳台,足有三米多宽,可以直面长江,俯瞰渝中半岛,觊觎龙门浩一线来自世界各国洋行的动静。

微风吹拂,十分惬意。

重庆开埠前,龙门浩马鞍山一带人烟稀少。1891年开埠前后,英国率先强势入驻重庆,掌控清朝政府最核心的海关和盐务两大税源,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到来。大量洋行商人官人蜂拥而至,在龙门浩一带置业和生活。因为依山傍水,因为水上交通便捷,还因为可以避开日本人的大轰炸,有安全感。那时的房屋高度多数也就三层。红楼所在位置,无疑是这个热闹片区的制高点。

登高望远,笑傲群雄。

放飞想象的翅膀。大班二班刚刚开完重要会议,在内廊靠江转角处相向而坐,呷了一口服务员刚刚沏好的茶水,端起一根大烟斗,点燃专用的旱烟袋,吞云,吐雾,眼睛微闭,头上缭绕椭圆型波浪式升腾的烟圈,大把大把钞票从四面八方飘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突然一股妖风吹来。大班二班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这风是从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吹过来的,主角就是眼皮底下东水门大桥桥头下方的美孚石油公司。

亚细亚火油公司于1898年开始在中国经营汽油煤油,时间晚于美孚至少三十年。由于清朝政府的软弱腐败,闭关锁国,对西方文明和西洋人非常陌生,对蒸汽轮机和电动机和枪炮等新技术既不屑一顾又十分害怕,一手拨弄碗碟里盛满桐油或者菜油用作照明的灯芯,一手端着鸦片烟斗醉生梦死。十九世纪初期,美国发现了石油,经过反复提炼加工成汽油和煤油产品,在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率先进入中国香港和上海市场,并在重庆开埠后率先进入重庆市场。但亚细亚的石油产品一进驻中国进驻重庆就是王者风范。为了对抗快速发展的美国石油公司,有皇室背景的荷兰和英国两家巨无霸公司联合成立壳牌石油公司,以亚细亚火油(后改为石油)公司名称进入中国并与美孚公司展开厮杀,争夺市场份额。而后相互妥协瓜分中国市场。美国的德士古石油公司突然进入,三方再洗牌,再妥协,美孚、亚细亚、德士古三家按4:4:2比例瓜分中国市场。在蒸汽轮机全面实现三峡通航后,亚细亚下重金,在重庆唐家沱一次性投建若干油库和高级职工宿舍,还有大班二班现场指挥所。储油量上万吨,雇佣职工上千人,组建四艘大马力专业油轮团队,在重庆及四川各地设立分销店34个,远超美孚和德士古,一举占领内陆石油市场高地。当然,最核心的指挥调度所就是这栋红楼。

亚细亚是英国对亚洲的简称,意思是古老的地方,也是太阳升起的地方。红楼借助这个高地这般设计建造,自有其寓意。

面对眼前的黑云翻滚,两人相视而笑,露出狡黠目光。皇室,大使馆,海关,盐务,油库,油轮,军舰,这销售网,这销售业绩,还有这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红楼——高枕无忧啊!

但是,他们失算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次来自远方的风暴,能在中国,在重庆,卷起滚滚沙尘,挤满整栋红楼,让人喘不过气来,足以折服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足以改变世界格局,足以在这三伏天里冷冻这两位商场老手和这栋红楼!

这场风暴的始作俑者,跟美国的洛克菲勒及其家族有关。经过数十年苦心经营,洛克菲勒创立了标准石油公司,创立了全世界最新的经营理念和模式,成为了全世界实力最强大的垄断经济实体,也使美国迅速崛起赶超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旗下的南孚石油公司提前布局重庆,在南岸的苏家坝建有大型油池,在四川多地设立灵活多样的经销店。而高管的办公地点却租住在龙门浩老街附近的枣子弯,东水门大桥南桥头下方一栋不太起眼的房子里。令人想起这位世界石油大亨——洛克菲勒起家的那些年,忍辱负重,忍饥挨饿,住低矮潮湿房子创世界品牌的日子。

美孚摆下的擂台让人眼花缭乱。亚细亚措手不及,一错再错。

这里只举一例,马灯的故事。亚细亚的汽油质量不错,但煤油质量一直赶不上美孚。在木质帆船为主要交通工具的中国内陆城市,煤油取代桐油和菜籽油超过汽油的时代,亚细亚盲目自信。美孚对市场的把握更为敏锐,依靠科技手段生产出高质量的煤油并对世界同行保守核心技术。同时,在欧洲建筑广为使用的壁炉中找到灵感,给油灯加个玻璃灯罩,不仅能防雨风,还能增加光的亮度!于是,美国专为马车引路的马灯很快运到重庆,随后开发若干适应不同场景需求的新灯具,开设各种款式的灯具店,买油送灯,以灯销油!亚细亚毕竟不是省油的灯,给顾客暗扣的方式进行倾销。美孚暗探发现后,接连打出漂亮的组合拳,不仅给暗扣,还允许对零售店及其工作人员付特别佣金,允许赊账,把石油产品印制到挂历年画和笔记本上到处赠送宣传,也用“下三流”的手法:假借第三方日本人的名义,到农村散布高价收购桐树根的谣言,导致大量桐树被砍伐桐油价格猛涨,然后趁虚而入,不惜成本,低价倾销,占领市场。

气急败坏的英国政府再次犯了一个大错误。针对国内反帝反封建浪潮对洋行的影响,指挥军舰对着万县城的居民集聚区开炮,当场死伤千人。“万县惨案”发生后,英国在四川重庆的企业工人联合起来大罢工。亚细亚的销售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英国在重庆的军舰、使馆、油轮、洋行等工作人员全部撤离,唐家沱庞大的油库管理体系被迫由国民党军官刘湘临时接管。

“红楼”人去楼空!昔日在重庆的“日不落”帝国巅峰轰然倒塌。

红楼风暴很有现实意义。洛克菲勒的父亲是个卖狗皮膏药的花花公子,什么赚钱就做什么,不择手段。五十岁抛家弃儿跟一个年轻少女厮守,还强奸过家里的女佣人。但洛克菲勒吸取了父亲失败的教训,继承了父亲做生意的精明,骨子里有对金钱的狂热欲望,对行业的占有、垄断的性格,遗传了母亲的勤劳和节俭的品德,树立了不断创新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实,在“红楼”主人部署完成在重庆在西部的战略架构时,标准石油公司正在被美国联邦法院进行肢解,因为担心强大的洛克菲勒及其家族会对联邦政府新政策制定构成威胁。但总部在纽约的美孚公司在困难时刻得到洛克菲勒的资金和人才支持,保持了标准公司原班人马和好斗的精神,通过兼并重组,成功获得了梦寐以求横渡太平洋的最大港口使用权。现代商业中继续沿用的“买一送一”、并购、股票、分红、保险、退休金、广告等灵活机动的打法,跟“红楼”片面追求讲排场,搞奢侈,讲风水,炫武力,以及养尊处优、墨守成规的惯性思维形成鲜明对比。就在当下,面对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各种新的风险和挑战,如果我们抱幻想,缺乏危机意识,不敢出手,不重视改革创新,不重视核心技术和经营谋略提升,不重视团队亮剑精神的打造,不真正关爱和重用人才,再好的“背景”,再好的生产“流水线”,再雄厚的原始资本积累,一样输给市场,丧失机遇!

走出红楼,从高处俯瞰,恰似雄鹰展翅,阳光下熠熠生辉。无论从建筑学还是经营学、管理学,这栋楼都饱含经典值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