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巨幅画

4米宽6米高的《大美中国·三峡情》 表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主题

版次:005    作者:何浩 毕克勤2019年09月11日

◀进行细微的补笔

▲坐在升降机上创作

▲《三峡情》创作接近尾声

◀徐世虎很满意创作效果

9月5日,重庆大学B区科苑戴斯酒店负二楼大厅,和往常一样平静。穿过大厅的重大师生看到大厅一侧,都会露出惊讶之情。

大厅一侧,是一幅4米宽、6米高的《大美中国·三峡情》油画。许世虎教授放下3米长、像刷子一样的画笔,拿起一个调色板和另外一支小画笔,小心翼翼爬上一台特制的升降机。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何浩 毕克勤 摄影报道

“将三峡美景都浓缩进来”

就像从事高空作业的塔吊师傅,升降机升到离地面三四米高的地方,许世虎缓缓倾身,坐在1平方米不到的升降机上,开始作业——用小画笔对画中的云彩做最后的细节处理。顷刻间,在画笔轻轻拨动下,三峡峰峦间的云彩,变得明暗分明,富有动感。

这幅巨幅油画,是许世虎应重庆大学邀请,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重庆大学建立90周年创作的以三峡为主题的作品。

看着眼前即将完成的作品,无数次画过三峡、得过无数次荣誉的许世虎沉思了一会,微微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笑容。

一个月来,这样在升降机上作画的许世虎一上去就是小半天。身体稍胖的许世虎笑着对记者说,就像体力活一样,没点体力还真不行。

油画上,清晨的金色阳光穿过云层,洒满云海和江面,和酒店大厅暖色调灯光相得益彰。最远处高耸入云端的桃子峰如披金甲,巍峨险峻,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峡江两岸,错落有致的山峰绵延起伏,三峡石似刀砍斧削,两岸的红叶让画面多了几分艳丽。湍急江流上,近处有几只海鸥在飞翔,远处有几点白帆驶向远方。

“这幅油画,将三峡美景都浓缩进来。”许世虎告诉记者,立体构图的画面上,有瞿塘峡、桃子峰,还有栈道、云海、三峡红叶以及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只有综合通过这些元素,才能表现三峡的雄伟和秀美,这就是艺术的奇特之处,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第六次创作三峡巨幅油画

“你仔细看看,还有什么不一样?”许世虎笑着问记者。

记者走进一看,画面近处枫叶簇拥的三峡石和远处江边消落带上的岩石相比,不仅颜色较深,而且凹凸有致,很有立体感。

据了解,这幅画用来打底的乳白胶,用了三四十公斤。擅长综合技法绘画的许世虎,在创作中汲取了雕塑的灵感,用了10多桶塑型膏进行塑形。在此基础上,再着色晕彩,把山、石、水、云等景物的立体感显现出来。

大厅角落里,堆满各种颜料和20多种画笔。画笔旁边,有五六张《大美中国·三峡情》色彩稿小样。仅是这幅画的主色调,前后就换了四五种,包括红色、绿色,最终确定了金色。许世虎说,他想表达的就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主题。

“终于可以赶在国庆之前完成了。”看着初成的画作,已是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还担任过重庆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的许世虎,有点小自豪。他缓缓舒了一口气,享受着收获的喜悦。

许世虎告诉记者,创作《大美中国·三峡情》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半月,最后一个月吃住都在酒店,每天睁开眼后就画,睡觉之前还是画。

在接到作画邀请时,许世虎想过很多题材,最后他认为,只有三峡才能与这种节日的氛围契合,表现出这种磅礴大气,也是重庆人的骄傲。

“每次去三峡都有新感受,每次画三峡都有新感觉。”许世虎说,这是他第六次创作三峡巨幅作品。几十年前的三峡滩多流急,现在的三峡高峡平湖,他心中的三峡越来越壮观了。“三峡腹地丰厚的自然美景和人文底蕴令人迷恋,可以让我画一辈子!”

“三峡的一草一木都印在我心里”

三峡对于许世虎来说并不陌生,1981年在四川美术学院读大二的他,第一次在老师带领下到三峡采风,从此和三峡接下不解之缘。

“虽然我是重庆人,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走进三峡,感受三峡。”许世虎说,第一次进三峡,他和老师、同学们去了夔门和白帝城,游览了瞿塘峡,探过三峡崖上的栈道,膜拜过桃子峰。

“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看到三峡的险峻和秀美,我们很兴奋。”63岁的许世虎,脸上闪现青春的活力和好奇。他说,最难忘的还是躺在江岸的三峡岩石上,一边仰望峡江上的星空,一边感受三峡岩石亿万年的温度。

许世虎介绍,第一次采风,在速写纸上画三峡时,始终表现不出三峡的雄伟和秀美。“一座山峰、一个峡口、一块岩石,我认为这些局部元素都难以表现出三峡的美,也无法表达我对三峡的感情。”从那时开始,他经常去三峡找灵感,奉节、巫山、巫溪,包括小三峡、大宁河、宁厂古镇等地都去过,三峡草稿图不下百张。

“三峡的一草一木都印在我心里。”在《大美中国·三峡情》油画上,山崖间的三峡栈道和江流上的漩涡,都是许世虎的三峡记忆。甚至,江岸上的岩石和消落带上岩石的细微区别,都在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通过氛围色调 传达三峡精神

高达6米的《大美中国·三峡情》,是许世虎迄今创作的最高尺幅的三峡题材油画。此前,许世虎创作的最长尺幅的三峡题材油画长达9米,是他在重庆直辖之初受邀创作的《民族魂·三峡抒怀》。

“那可以算是我第一幅以三峡为题材的巨幅油画作品了。”许世虎告诉记者,三峡的美术素材很多,怎样将这些素材经过加工、提炼、创造后,既是大众眼中的三峡,也是自己心中最美的三峡之境?

从第一次去三峡采风开始,许世虎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创作《民族魂·三峡抒怀》前,他又两次走进三峡腹地,最终提交的作品小样,在众多候选作品中脱颖而出。

《民族魂·三峡抒怀》看起来磅礴大气、震撼人心,有评论家将整个画面定格为“一首音色明亮、旋律高亢、节奏鲜明、激情四射的交响乐”。就像一幅美丽的三峡画卷,画面上如雄伟壮丽的瞿塘峡之夔门,刀砍斧削似的三峡之山与巨岩,有明有暗、相互交叠的三峡云雾,波涛汹涌之江水,白色的帆船、水鸟等。而且,许世虎将三峡原本以青、绿、冷灰为主的自然主色调,改造为以橙黄为主的主观主色调,天空成了黄色、橙色、红色的混合。远山则以橙红色为主进行塑造,江水与波浪则再以黄色与橙红色交响。

许世虎说,他希望通过一种氛围和色调传达出一种主观意念——三峡精神,也是民族情怀。为此,他用综合技法创作的巨幅三峡题材作品在绘画界独树一帜,包括《两江汇流》《壮丽三峡》《永远的三峡》《高峡平湖》等作品。其中,陈列在三峡博物馆的《壮丽三峡》,是一幅集壁画、油画、雕塑、景观艺术为一体的综合技法油画,成为三峡博物馆的迎客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