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纳的哥伦布纪念碑

版次:007    作者:2019年10月10日

邢秀玲

9月19日,“珍爱号”邮轮在海上航行一天一夜,抵达美丽的巴塞罗纳。这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也是地中海西岸最大的港口,更加值得一提的是,五百多年前,哥伦布首次从美洲远航归来,就是从这里登陆的。

巴塞罗纳有建筑大师高迪设计的“圣家族大教堂”、“桂儿公园”,都是游人如织的著名景点,还有曾经举办第25届奥运会的大型体育馆以及藏品丰富的艺术博物馆,也很引人注目。但是,最让我震撼的是矗立在新港广场的哥伦布纪念碑。这座高达60米的纪念碑摩天接云,气势恢宏,底座四周雕有八只巨大的黑狮,碑文记载了哥伦布的航海事迹,还有国王费迪南和王后伊莎贝拉的雕像……站立在圆柱顶端的哥伦布神态庄严肃穆,双目凝望海洋,右臂指向远方,一位大航海家的形象跃然眼前。联想起多年前拜读过的《哥伦布日记》,大海、船队、巨大的白帆、可怕的风暴、神秘的岛屿,一幅幅奇异的画面在眼前浮现,激起了心底的波澜,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大航海时代”,沉思冥想中,再度重温了哥伦布不寻常的“发现之旅”……

1492年8月3日,哥伦布指挥三艘大帆船,率领88名船员,从西班牙的帕洛斯港起锚远航。尽管他们乘坐的帆船当时算得上先进,吨位却只有现代远洋轮船的二百分之一,航程中的艰辛和危险可想而知。

神秘莫测的大西洋忽儿掀起巨浪,忽儿刮起狂风,仿佛有意考验远航者的意志。一个月后,船队进入了北大西洋的萨加斯海域,望着巨大的漩涡和滔天的恶浪,船员中产生了恐惧情绪,因为以前有许多船只就是在这里葬身海底的,水手们称之为“魔鬼的海域”。哥伦布竭力说服他们:危险会很快过去,陆地就在眼前。总算渡过了这片可怕的海域,可是,日复一日,仍不见陆地的踪影,单调而艰苦的船上生活,让水手们烦躁不安,船上甚至发生了骚乱……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只见空中鸟群密集,向西南方飞去。哥伦布预感到陆地即将出现,立即修改航向,转舵驶向西南方。三天后,又看到海面上飘着芦苇、树叶,宛若“诺亚方舟”在洪水的围困中看到了橄榄枝,疲惫不堪的水手们顿时精神陡增。这天傍晚,一位水手在瞭望台看见夕阳中有一抹金色的陆地,剪影般出现在蓝色的海平线上……10月12日凌晨,在“圣玛丽亚号”的率领下,船队抵达陆地,71天的远洋航行终于结束,哥伦布和他的船员们走下帆船,手持纹章,庄严地踏上了这片陌生的“新大陆”。这是一个风光绮丽的岛屿,哥伦布命名为“圣萨尔瓦多”,即今天的巴哈马群岛。

第一次远航归来,哥伦布受到了西班牙王室的隆重迎接和盛情款待,在听取航海遭遇的过程中,国王费迪南和王后伊莎贝拉数次向他致意,哥伦布向他们献上了从新大陆带来的鹦鹉,还有六位印第安人。当时,西班牙舆论界将这件事的意义提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开天辟地以来,除了造物主的降生,最伟大的事件就是发现新大陆”。

然而,无论何时何地,桂冠总是和暗箭同来,荣誉始终和诋毁并在。看到哥伦布如此成功,当初反对“航海计划”的对手们陡生挫败之感,难掩嫉妒之情,有的对他的“发现”大表怀疑,有的不以为然,更有人对这个“异乡人”的身份和历史产生了兴趣,放出了他曾“当过海盗”的谣言……加之,他的胞弟又惹怒了印第安人,“新大陆”发生了暴动事件,哥伦布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第二次远航回来,再也见不到首航归来时的热烈场面,这还不算最坏,好歹他是自由的。第三次从“新大陆”回来,哥伦布身戴镣铐,衣衫褴褛,完全是一副囚徒形象。尽管,国王和王后顾及他的“发现之功”,免除了牢狱之苦,但不再保护他。第四次航海,他只能为殖民者“发现”新的陆地,却被剥夺了登陆的资格。

1506年5月20日,55岁的哥伦布贫病交加,生命已至尽头。临终,他的陋室里除了几位亲人,只有圣芳济会的修士,昔日的追随者几乎都无情地背弃了他。他至死也不明白,当苦苦追求的梦想变为现实时,会落得如此孤苦伶仃的结局!

从古至今,巨人从来是有争议的,因为巨人不是完人,甚至带有明显的缺陷。做为探险家和航海家的哥伦布,一直在光环和阴影中轮回,世人对他毁誉参半,褒贬不一。但无论怎样评价哥伦布,他那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精神都是极其可贵的!罗塞罗纳为他建造这样一座宏伟的纪念碑,就是对哥伦布最好的缅怀和褒奖。

(作者系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