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有名 有书有画更有名

黄桷垭有家社区文学社 每周聚会发表新作品

版次:003    作者:李琅2019年11月08日

▲文学社就在南山街道黄桷垭社区

◀文学社书画作品创作陈列室

▲文学社琴室

▼老潘发现了三毛故居

▶编委合影(左起):赵心放、叶文柱、邹世平、潘云国。

“黄葛树,黄桷垭,黄葛树下有人家。生个儿子会打仗,生个女儿写文章……”这段多年前流传于南岸区南山黄桷垭一带的顺口溜,有了新的演绎——近日,记者在南岸区南山街道黄桷垭社区走访时发现,这里有一家黄桷文学社,上百名老中青文友经常聚在这里,为挖掘南山地区抗战文化、生态旅游文化、传统宗教文化,作出了不小贡献。

昨日,南岸区作协相关人士介绍,黄桷文学社是该区首个社区文学社,很可能也是主城首个社区文学社。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琅 摄影报道

副社长带孙子编稿子 “长期坚持下来不容易”

这家文学社从3年前开始酝酿,最先起源于“黄桷小屋”微信公众平台。从零作者到上百人,源源不断的文学爱好者发现了这个平台,口口相传,不间断投来作品。原本小众的文学交流平台,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爱。

2017年,成立文学社的想法被大家提了出来。2018年,具体筹备计划提上日程。今年1月22日,梦想成真,黄桷文学社正式在黄桷垭社区挂牌并有了专属工作室,得到了南岸区文联、区作协及南山街道的大力支持。

文学社成员年龄跨度挺大,年轻的青春年少,年长的将近八旬,成员包括学生、医生、退休人员、市区作协作家……在这里,大家相处得其乐融融。每周固定一天,文学社编委们要来工作室开碰头会,通报有关情况,商量处理一些问题。

文学社大部分社员,对南山地区充满深厚感情。有的人,一辈子工作生活在这里。有的人,工作成家后搬下山,退休后又回到南山老家定居。当然,也有生活工作在其他地方、乐于研究南山文化的人加入进来。

黄桷小屋这个文学网络平台,在大家眼里很温暖,有归宿感。据记者了解,该平台自成立以来,共发表835篇原创作品。平台更新时间为每周五下午,每次更新5至8篇新作,稿源不断。

坚持两字说来简单,做起来并非易事。长期以来,是谁在背后坚持黄桷小屋的编排工作?

记者了解到,负责作品搜集、编辑、筛图、校对、网络制作、发布的,由文学社6名编委配合完成。

63岁的邹世平,是文学社副社长、文学网络平台主编,退休前在重庆塑料工业公司做纪检工作,为人正直,被大家推选出来,对原创作品质量进行把关。

编委赵心放,68岁,退休前曾任重庆皮革公司经理,负责协助老邹做好作品编排和发布工作。

老赵告诉记者,老邹退休生活挺忙碌。老邹儿子小两口在离家百多公里远的地方开办艺术学校,工作忙的时候,孙女没人带,老邹每周三晚乘火车去带孙,周一返家完成编辑工作。

“老邹既不愿丢掉文学爱好,也不愿平台歇工让文友们寒心。带孙编稿两头顾,长期坚持下来不容易,大家十分尊敬他。”老赵说。

记者还了解到,文学社的6名编委,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其中5人是中共党员,党龄均在30年以上。“即便眼睛逐渐不灵光,修改文章费力,编排速度较慢,大家仍然尽力保证每篇作品准时推出。”老邹说。

“我不累,日子充实。老有所乐,老有所为,是我们的共同心愿。”说这话时,老邹始终嘴角上扬。

记者在两位老人的眼里,感受到了责任和热爱。

社长挖掘南山故事

走访发现三毛故居

这些年,对于南山历史文化的挖掘,文学社成员们作出不少贡献。

文学社社长潘云国,69岁,土生土长的南山黄桷垭人,在南山街道工作30余年,党政办、财政、工会、城建、农业等工作都干过,不仅是当地出了名的“南山通”,同时热心公益事业。

老潘热心公益事业的程度,令街坊邻居们佩服。因为曾经担任过黄桷小区业委会主任,他在日常经常参与家长里短的调解工作。平时,他积极参与《重庆南山风景旅游图》《大南山风景区可行性规划研究》《南山旅游发展规划和小城镇规划编制》等编辑工作,并执笔写下了《南山地方志》。

在文学社成员眼里,老潘热爱写作,但凡南岸区征集文史方面的文章,他总是放在心上。文学社成立后,老潘带头创作,走街串巷,为大家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

记者在文学社的原创作品中发现不少鲜为人知的南山故事,其中包括:老潘记录了中央电工器材厂迁至黄桷垭的过往,还将中央造币厂曾经落户黄桷垭的简史做了归纳。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国庆刚开街的黄桷垭老街三毛故居,受到各地游人关注。三毛故居曾经发生过什么?是谁发现这处故居?记者走访时得知,正是老潘留心挖掘出来的。

老潘回忆说,这件事得追溯到1998年。当年,全国开展文物普查,在黄桷垭镇政府当办公室主任的他,负责配合文物普查人员,对辖区文物进行登记。期间,他对南山文化有了全新认识和梳理。偶然间,他从朋友赠送的书籍中看到一段文字,提及著名作家三毛出生在南山黄桷垭,但没提及具体出生地点及相关往事。

老潘决心找到三毛的出生地。期间,他又听说黄桷垭正街有个缪家院子,曾经有一个缪孃孃住过。三毛的母亲名叫缪进兰,缪家院子会不会就是三毛故居?

老潘找到了曾经居住在缪家大院的黄桷垭正街社区居委会原主任肖福翠,她告诉老潘,院子里确实曾经有个缪孃孃,抗战胜利后,全家搬走了。

“就在我不确定是否是三毛故居时,有一天,我在重庆邮电大学散步,遇见了黄桷垭原乡村医院的退休护士陈平安。”老潘惊喜地说,陈平安告诉他,三毛是她的儿时小伙伴,三毛原名陈懋平,因懋字难写后改名为陈平,父母喜爱叫她“小平”。三毛1943年出生于重庆黄桷垭,父母为下江人,抗战时期逃难到黄桷垭生活,直至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

“陈平安的父亲是个皮鞋匠,曾经受人欺负。三毛父母心慈人善,为陈平安的父亲打抱不平。”老潘说,这些事都是陈平安告诉他的,陈平安一家至今怀念三毛一家。

记者获悉,在老潘努力下,而今的三毛故居门前已挂上“南岸区不可移动文物”牌匾。

编辑《黄桷小屋》

“我们用心书写的作品,将永久留下”

“黄葛树,黄桷垭,黄葛树下有人家。生个儿子会打仗,生个女儿写文章……”这是一首流传于南岸区南山黄桷垭一带的顺口溜。记者从南山街道办事处了解到,黄桷文学社第一本文学作品集《黄桷小屋》,本月底制作完成。这段顺口溜作为引言,将被更多人熟知。

记者翻阅了《黄桷小屋》样本,目录上还勾画着反复修改的字迹。《黄桷小屋》总体分为黄桷情深、古镇幽寻、名人忆语、南山怀古、岁月留痕、思路花语、诗林拾贝等篇章,包括诗歌、散文、游记、小说等多种体裁。除了日常征集的优秀作品外,今年文学社主办的渝南黄桷杯征文赛优秀作品,也被筛选吸纳,南山农民诗人叶义世、涂山铁桅杆保护神、黄桷垭将军坟、老龙洞前世今生……许多鲜为人知的南山往事,很快将与读者见面。

据悉,已有图书馆确认收藏《黄桷小屋》。今后,在黄桷垭老街、黄桷垭社区图书室,也能阅读到这本书。

南山镇原来的老领导马金云在该文学社当顾问,负责日常协调和摄影工作;原山城童鞋厂厂长叶文柱,是文学社秘书长;重庆铁路作协副主席徐继坚、曾在全国征文竞赛中荣获一等奖的沙坪坝区作协会员秋语等,也源源不断将自己的优秀作品交给黄桷文学社。“黄桷文学社就像一个大家庭,充满种种温情。”老赵说

“或许有天,我们都老去,不能再参与创作。我们用心书写的作品,将永久留下,为后人留下参考和借鉴,我们感到满足和幸福。”这段话,是老邹的心声,也代表着黄桷文学社成员的共同心愿。

欢迎加入黄桷文学社

黄桷文学社热烈欢迎大家加入。如果你想加入这里,需前往黄桷文学社填写申请表,还要在“黄桷小屋”微信公众平台发布5篇原创作品。每篇作品限字3000字内,体裁不限。黄桷文学社征稿邮箱995690390@qq.com。

在此,祝愿院黄桷文学社越办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