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为什么要去远方?

——读《西方名人逸事》

版次:007    作者:2019年11月08日

莫衍琳

重庆作家邢秀玲所著的《西方名人逸事》这部散文集,分四辑、41篇文章、20万零6000字。捧在手里,是沉甸甸的一本,读起来轻松有趣,入口化渣,老少皆宜,对知识分子和喜欢读书的打工仔,都没有违和感。

其中的一些篇章,我曾经欣赏过。获得邢老师亲笔签名赠书后,我从头至尾认真地拜读。因为邢老师的人品、才华,和她“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我早已是她的“粉丝”。这里,我着重谈谈三点心得。

散文作家一定要“走出去”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高晓松的话告诉我们,人要活得有质量,不能总是宅在家里,甚至不能总是呆在一个地方。因为,那会限制你的视野,压缩你的灵感。邢老师在后记中,也用刘勰《文心雕龙》中的名言“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来勉励自己。

重庆的散文女作家中,邢秀玲、吴景娅、朱一平等,都是大气、阳刚的代表,部分归因于她们的见多识广,胸襟开阔。反观那些小气的“小女人散文”,作者温柔的目光,总盯着阳台上的花草、餐桌上的美食、孩子的笑靥,和城市商圈的夜景。

说实话,那都是微信朋友圈的题材,唾手可得,也随风而逝。真正的好作家,应该有扎实的“作品感”,经得起咀嚼,上得了书架,对得起后代。

走过,路过,还要“挖过”

其实我与丈夫,跟邢老师一样,对诗和远方充满向往,足迹同样遍及五大洲30多个国家,甚至走得更远。因为我们可以驴行,还可以自驾。

但是,我们跟邢老师的差别是:她走过,留下坚实的脚印和丰富的著述;我们走过,留下一大堆手机图片和微信感言——嚼之无味,弃之可惜,犹如鸡肋。

这就是道行有深浅,见识分高低。邢老师不只是一名“行者”,还是一名“记者”。她白天观光,晚上日记。她以西方名人逸事为切入点,广集素材,狂搜历史,从书上,从网上,从景点,从资料,凡有用之信息,皆备于创作。

她是一只勤劳的蜜蜂,掠过花丛,满载花粉;我们则是两只打望的蝴蝶,东顾西盼,满足虚荣。

广度,深度,加上“态度”

每次异国之旅,少则半月,多则百日,千里万里归来,笔记上信息一大堆。如何选择加工成脍炙人口的、有阅读价值的散文作品,这是一道难题!

我身边不少写作者认为,网络信息时代,网上啥子都搜得到,包括名人逸事。输入关键词,所想即所得,内容虽拉杂,凑合也能看。

因为来得容易,自古称作“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文学,如大潮起伏,许多才子才女,创作的热情大不如前了,更不要提著书立说。可敬的邢老师,却仍然笔耕不辍。她把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到的素材,用自己的眼光遴选,用自己的尺寸剪裁,用自己的语言表述,用自己的思想点睛,集腋成裘,积沙成塔,奉献给我们眼前这本佳作。

正如许大立先生前言中所说,她“从历史遗址和人文景观中发掘被岁月尘埃掩埋的传奇故事,化成笔下的文字。虽不能说篇篇精彩,但都有着浓浓的文化底蕴和感情积淀,十分耐读”。

能达到如此境界,已经很令人钦佩了!书中几十位西方名人,几乎囊括近现代所有声名赫赫的音乐家、文学家、探险家、政治家……每位名人的写法,却是不一样的,如同卢浮宫的雕像,异彩纷呈,各得其妙。

这就是作者独有的风格、思想和态度。她娓娓讲述,不急不躁,声音是那么平和、睿智,略带沧桑感。这次她主要讲名人和历史,下次则可能改讲其它。但无论讲什么,我都会洗耳恭听。因为,邢老师是一位既有广度又有深度,既有态度又有风度的“大姐”作家,我们喜欢她的锦绣文章!

(作者系重庆散文学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