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重庆

版次:007    作者:2019年12月03日

海娆

今年八月,在德国汉堡,Bettina滑动手指,给我看她存在手机上的照片。都是她想前往的地方,是她从网上搜来的,关键词:重庆。Bettina是一家周刊的资深记者,她决定去重庆,去亲眼看看那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从没到过中国的她,开始在网上搜集有关重庆的资料。我的德译版小说《早安重庆》就这样进入她的视野。读完小说,她通过出版社联系我,我们见面了。空荡荡的大楼里,只有一个德国记者和一个中国作家在对话,主题:重庆。

她拿着我的小说开门见山,说这本书里有她想要寻找的真实,有关于重庆发展的文献性记录和历史性书写,是她即将前往重庆采访的重要参考。

谈完小说,话题转到她即将前往重庆的采访。她把拟好的计划给我看,问我能否帮她联系采访对象;还有她手机照片里的景点,她也想去看看。

朝天门,洪崖洞,轻轨穿楼……都是我十分熟悉的地方,即使闭上眼睛,我也能对它们如数家珍。甚至近年才完工的立交桥,复杂得让你看一眼就头晕眼花,我也能一口叫出名字,准确说出它所在的位置。故乡正在日新月异,它昨日的旧貌被我铭记脑海,今天的新颜也从未远离我的视线。

然而,有一张照片让我傻眼了:荒山野岭的峡谷底,有一幢古庙,气氛诡异肃煞,像武侠电影里绿林好汉出没的地方。我熟悉的重庆,何曾有过这道陌生的风景?

窗外不远,汉堡音乐厅的玻璃墙体闪烁着蓝光,跟大海的波光交相辉映。我的目光却穿过这阳光下的海港,投向远方的故乡,却怎么也找不到那道风景的影子。

把照片转发朋友圈求证,很快就有答案了:此景在重庆武隆,是武隆的天生三桥啊,亲,你有多久没回重庆了?

九月,Bettina到了重庆。她在刚刚学会使用的微信上跟我保持联系:震撼!见到《早安重庆》主人公的原型了,爬上他九楼的家,想起小说中的情景,有点伤感;到你同学的别墅家了,临走他还送了我们月饼,谢谢;足球学校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参观了一家私营汽配生产厂;到农村了,遇到一个养蜂人……

我在重庆的关系几乎全被调动起来,家人亲戚,朋友同学,从前工作单位的同事。他们读了我朋友圈里的求助信,都很乐意接受采访。大家心照不宣地怀揣了一个美好的愿望:让世界了解重庆,让重庆走向世界。

八天时间太匆匆,即使马不停蹄,每天只睡五小时,预先拟定的采访计划也没能够逐一完成。而没能去武隆看照片上的天生三桥,是她此行最大的遗憾。

十月中旬,我受邀回重庆参加一场采风活动。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Bettina,已回到欧洲的她问我,去重庆你会去武隆吗?如果去,那个天生三桥,请帮我多拍几张照片。

采风团此行的目的地正是武隆,有如天意,我会帮她弥补这一缺憾。

采风活动由武隆区仙女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阳光童年旅游集团、喀斯特旅游集团公司等单位合办,旨在“礼赞祖国风光,弘扬中华文化”,借“游武隆山水,览仙女风情”之机,开启一个“武隆走向世界、世界认识武隆”的窗口。来自10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华裔记者、作家、画家、摄影师共25人,在为期十天的采风期间,不仅游览了壮美神奇的武隆风光,还走访了村庄,观看了精彩的“印象武隆”实景表演,见证了为表彰武隆之子杨武能教授在翻译上取得的卓越成就而兴建的“巴蜀译翁亭”的揭牌仪式。

让德国记者心动的天生三桥,实际上是三个巨大的天坑。石灰岩质的山体断崖上,有葱茏的绿植,也有嶙峋的怪石。我们沿山壁的石梯下到坑底,见天空被悬崖遮挡分割,装框成形状各异的云图。偶有飞瀑从框边泻出,似天女飘落人间的汗巾,香气氤氲,令人迷醉。那座诡异的寺庙坐落在万仞绝壁之下,灰墙青瓦古色古香,翘角飞檐苔迹纵横,门前还高挂着“天福官驿”的大红幡。虽然我已知它是打造的新景,仍然惊叹它的古风古韵多么逼真,仿佛真的历经了千年风霜。

采风活动结束,我从采风团里的摄影家手中挑出几张有代表性的佳作,发给Bettina,并为她附上如下文字:武隆位于重庆东南130公里处,有高速公路直达,机场在建。这里有你钟情的天生三桥,有中国南方最大的山地草原仙女山等国家5A级风景区,还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自然遗产”的芙蓉洞,以及险峻幽深的龙水峡地缝,千回百转的乌江画廓等景区。它们原始古朴,壮美神奇,与重庆城内的现代繁华共同构成了大重庆的风貌和魅力。如果你想全面了解重庆,应该也来武隆看看。

答复很快就来了:照片很美,感谢了!是的,如果有机会再去重庆,我一定也要去武隆。

(作者简介:海娆,重庆人,旅德作家,翻译,毕业于西南大学中文系,法兰克福大学汉学硕士。出版有长篇小说《远嫁》《台湾情人》《早安重庆》等。其中《早安重庆》曾获重庆市“五个一工程奖”,被译为德文在欧洲出版,并获国家图书版权输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