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20年2月13日 地点:武汉方舱医院 天气:晴

希望疫情结束时能再吃一碗热干面

记录人:重庆市第四批市级医疗队队员、重钢总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 陶文

版次:002    作者:周荞2020年02月14日

◀陶文医生

我是湖北天门人,对于同行的其他38名同事来说是“来”到武汉,对于我来说是“回”到武汉。

今天,是我进入方舱医院工作的第五天,来到武汉的第九天。对于这块土地,我一直满怀感情——1999年~2004年,我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完成本科阶段的学习。

到达之初,方舱医院尚未落成。而今,每当我穿上那身防护服走进病房,心中总会出现一个声音——治好他们,这里的病人都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出去。

一个班进舱得六七个小时,在这里,每天早上也要照例查房。恐惧、担心的情绪在病人的脸上并不少见。“拐子(湖北方言:大哥的意思),我叫陶文,你在治疗上面有任何事情不放心,随时给我说。”我操起一口湖北腔,希望和他们拉近点距离,“现在发现的,都以轻症为主,会给你们治好的。”我看到对面的人点点头,对我笑了。

患者想看到医护积极地治疗他们,这会给他们强大的心理慰藉。我今年40岁,从医12年,作为重症医学科的医生,如何与患者交流沟通,我还是比较拿手。

我们住的地方离方舱医院开车要半个小时,往返的路上,是我为数不多的放松时刻。我会闭上眼睛想一想爱人,想一想两个女儿。小女儿才10个月,等我这次回家,她一定会“爸爸、爸爸”喊得特别甜。

不久前,我和爱人王芳男抽空视频了一下。我在上班,她也在上班。她是重钢总医院血透室护士长,参加抗击新冠肺炎二十多天了。爱人告诉我,走的时候小宝咿咿呀呀像是在问爸爸去了哪里?而4岁的大宝赶紧抢答:爸爸去打病毒了!

是的,爸爸就是来打病毒了,等打完病毒我们一家人要一起回武汉看樱花。爱人哭了,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抹眼泪。我知道,她留守重庆,不光面对临床的工作,还要替我照顾一家老小。

我忍住心里的酸楚,告诉她,“你们是我的家人,武汉人也是我的家人。这次,是我回来守护武汉。”

这里是我熟悉的武汉,我看过武大繁花似锦的樱花雨,也享用过热气腾腾的热干面,融入过武汉的熙熙攘攘。如今,这里是我从没见过的武汉,大街上空无一人,大嗓门的武汉人那汉腔汉调听不见了。

我在武汉读了5年大学,太想念学校街角小摊子上的热干面,可惜现在吃不到。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疫情结束离开的时候,能再吃一碗地地道道武汉的热干面。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荞 整理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