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宅家生活

版次:004    作者:2020年02月14日

李毓瑜

春节前有多种想象,但绝没有想到要宅在家里。因为我是一个喜欢走动的人。远到出国,近到小区散步,这是我的日常行为。然而生活中来了新冠肺炎疫情,把一切都搅乱了,宅在家里,做个乖儿童。

自从我开启了休闲式的写作模式,穿衣就成了我写作之外的第二兴趣。为此我参加了一个穿衣群,那里不时有衣服上新,春节也不歇业,群里100多人,花红柳绿的,好不热闹。小老百姓在疫情来临,那份热爱生活,过好自己平凡的小日子,一丝一毫也没有减半分。

我进入了这色彩与穿衣行列,下单了一款紫粉的中长大衣,在大年三十,快递小哥送来了包裹,拆开一看,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自疫情发生以来,我最开心的时刻。

她有着特别的纪念意义,春天已经来临,夏天还会远吗?疫情只是暂时的,生活永恒。

我是一个爱幻想的人,看着通风处晾晒着的紫粉大衣,想象着疫情过去,内里蓝色打底,下着浅驼色裤子,白色皮鞋,外罩紫粉大衣,在春天明媚的阳光下,在朋友面前走两步,哈,开心加臭美。

家中老兄见我对晾晒着的紫粉大衣出神,说:“一桌饭菜还不够你晒?我可要开干了。”

一件紫粉大衣,让我欢欢喜喜地过了大年三十。

自然紫粉大衣晒了朋友圈,姐姐看见了,赶紧给我微信,“瑜妹,给我下一单,你姐夫要送我新年礼物,我看这件紫粉大衣就好,给我选个加大号。”

如法炮制,前几天姐姐收到了大衣,她微信说:“我天天在家煮饭,虽是天伦之乐,也是腰酸背痛,快递的大衣到了,看着紫粉的一团,心里温暖暖的,腰酸背痛也好多了。”

紫粉大衣在宅家的日子,传递着一份美,一份亲情,一份战胜疫情,静等花开的信心。

疫情与日子并行,也与我在家中度假并行。

一日闲来无事,我对着墙壁上的世界地图,查看我曾经旅游的国家,哟,还真还不少。法国、英国、俄罗斯、美国、土耳其、埃及、摩洛哥、克罗地亚、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心血来潮打开电脑,浏览那些异域风情的照片,突然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希腊的天空之城梅黛奥拉的修道院。

修道院建在通天柱般的悬崖绝壁上,从九世纪开始整整十一个世纪,吊货吊人,都依靠这根绳子上下来去,直到二十世纪修建了盘山石梯结束。现在这根绳子只吊货,结束了吊人的历史。

我从电脑上调出文档《悬崖圣地》,重温小文,重游天空之城。我想起了和同伴足蹬陡峭的石梯,塞撒里亚平原的风从脸上拂过,仰望长在山上的房子,想着修道院那一石、一砖、一瓦、一木来之不易,一股对古希腊人的敬意之情油然而生。

在这篇小文的结尾我这样写道:“今天,世间多少宝贵文化遗产,就是凭借人类勇气而诞生,更是凭借人类智慧而传承。”

后来我把这个小文寄给《人民日报》,想不到竟发在“国际版”的副刊上。翻看照片,重读小文,曾经的一切历历浮现,让我重回希腊,走进修道院,重游天空之城梅黛奥拉。

一个梅黛奥拉,让我盘桓沉浸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直到晚饭时分。

平时难得这样闲情,现宅在家里,可以重新梳理七八年走过的国家,再来一个春节,时间还不够用。

更不用说,到英国喝下午茶,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听交响曲,到土耳其坐热气球,到美国乘船近距离体验尼亚加拉大瀑布,领略科罗拉多大峡谷,到撒哈拉沙漠看日出,到希腊的圣托里尼岛看日落,到埃及看金字塔,到西班牙看斗牛,到欧洲最美的小镇哈尔施塔特,沿湖畔悠闲漫步……

哎呀,够得我回忆,够得我宅家度假,周游列国。

到了晚上,是我和四岁小侄孙晚间互动时间。她和我视频,唱歌,摆龙门阵,她手拿大苹果,用奶声奶气的童音天真地说:“二奶奶,你吃苹果,我请你吃。”

天伦之乐,让我眼泪水都笑出来了。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