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森林,一个护林世家

60年了,那些开花结果的爱……

版次:001    作者:王渝凤2020年03月26日

▲巡守中遇到上坡下坎,李德明都会牵着母亲的手。

▲对于护林需要注意的地方,姜发容会随时提醒儿子几句。

▲李德明清扫林间落叶,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阻断火源的作用。

▲姜发容背着她用了多年的水壶,和李德明、丑丑一起出发巡山。

3月24日,晴。

蔚蓝如洗的碧空上,一只鸟儿扇着翅膀从记者和李德明的上方掠过,慢慢地降低飞行高度,一头扎进林子里,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这种鸟儿以前没见过,不知道什么品种。现在这里的鸟类越来越丰富了啊。”说这话的是53岁的护林员李德明——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巡守着这片48.6公顷的森林。

现在春暖花开,对许多宅久了的城里人来说,郊外出游正当时,加上清明节快到了,所以这段时间李德明比平时忙了许多——既要防游人在林里搞野炊,又要防清明祭拜亲人烧纸。就连79岁的母亲姜发容,也因放不下这片守护了20多年的森林,不时提醒儿子:“树叶一定要扫开,阻断火源。”“喇叭还有电没得?要循环播放清明节文明祭祀、小心山火的事情哦”……

李德明一家,是九龙坡区华岩镇有名的护林标兵,从他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护林,如今护林的任务落到了他的肩上。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 王渝凤 通讯员 周舸 摄影报道

轻松跨沟过坎

李德明的父亲李正财,1939年出生,今年81岁,华岩镇老一辈护林员。

在上世纪50年代,青春年少的李正财选择了这份终日与森林厮守的工作,来到这里做一名护林员。

这片山林,是华岩镇石堰村48.6公顷国有林。尽管工作辛苦,收入待遇与村里其他人相比差得比较远,但李正财却始终乐在其中。

“我们一辈子住在这里,森林和森林里的动植物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和依靠,保护好它们,就是保护了我们自己。”这话既是李正财说给记者听的,也是他一直以来言传身教给儿子李德明的。

1995年,56岁的李正财由于身体原因,把护林工作交给了当时54岁的爱人姜发容。“那时我走路快,也不喘气,跨越林间沟壑只需轻轻一跃,就能稳稳地落在对面。”姜发容笑着对记者说:“从1995年起我就开始护林,跨沟沟、过坎坎完全不在话下。”

走路快是姜发容的特长,没想到这一走就走到了2018年。如今,79岁的她已经退休。

遇到蛇也不怕

巡山护林的工作,艰苦而又孤独。多年的巡守生活让姜发容养成了背水壶、一年四季穿长袖长裤的习惯。“走一圈(指巡完一次山)一般要两个小时。这是个体力活儿,要补充水分。”她说。

山里有一股泉水,姜发容说,这股泉水听说还被弄去做了矿泉水。以前每天巡守到这里,她就会用泉水把水壶灌满,一路走一路喝,“喝惯了这水,回家喝家里烧的水还不习惯。”她笑着说。

一个女人巡山护林,害怕吗?姜发容说不怕,就算遇到蛇,她也不怕。

“前几年有一次,我和几个村民进山去,就遇到了蛇。不过我没动它,它也没咬我,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它就走了。”姜发容说。

这些年守护森林,姜发容说遇到过山火,也参与过扑救,“环境在我们一点点的努力中变得更好,我守林这些年,值了。”

防烧纸防野炊

李德明会开推土机。有这份技术,在外面不愁找不到活儿干。早些年,他去过广州,闯过浙江,四海为家。但家到底在哪里?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寻找到答案了。

姜发容告诉记者,后来儿子回到石堰村,成天在家里呆着也不是办法,“我干脆喊他跟我一起去巡山。”

这片林区呈条状,围绕林区走一圈,普通人会大汗淋漓,最开始李德明也不例外。

“走不动,脚痛。”李德明告诉记者,走了几天之后,症状得到缓解,母亲一边带着他巡山,一边给他说注意事项,“比如清明节前后,特别要防止上坟的人烧纸;遇到野炊的,要赶快把人劝退;到了包谷成熟的季节,还要防范调皮的小朋友,偷偷在山林里烤包谷吃……”

各种防范举措,让李德明开始对这片大山有了感情。2006年,李德明也以护林员身份,加入到这片森林的守护中来。

李德明说,以前开推土机一个月有几千元收入,现在护林的收入跟开推土机相比差了不少,“但这林子,总得要有人守下去吧?我来干了,也算是传承一种希望吧。”

听音就能辨鸟

春天,是鸟儿快乐的季节。

窸窸窣窣在林子里歇脚的鸟儿越来越多,李德明的身上总会为它们准备点小礼物:包谷子。

“以前环境不好的时候,鸟儿都少。这些年,鸟儿看着多了起来,全靠国家植树造林和对环境的保护。”李德明边说边套上一件护林员外衣,在肩膀上扛一把竹丫扫把,巡山去了。

“叽叽叽叽……”一阵急促的鸟鸣声飞过头顶,李德明看也不看就说:“这是小型鸟,比如麻雀、云雀、斑鸠,身体小,叫声自然也小。”

“呱、呱、呱……”不一会儿,一阵高亢的鸟鸣又从头顶飘过,李德明说:“这就是大鸟。一般来说,大鸟白天不在森林里找地方歇脚,它们都是路过而已。”

除了辨鸟,李德明还对蛇的出没摸清了路数。

林里蛇多,李德明说它们本身就是这片山林的主人,“以前蛇少的时候,上山偷偷砍伐的人多,现在蛇多了起来,这样的人就少了。”

去年端午前后,李德明在巡守时遇到几条菜花蛇,“没得毒性,估计热了出来觅食。”同样扛着扫把的他看了看它们,然后扬长而去,蛇也没有攻击他,“我们都是这片森林的一分子,可能它们也晓得我是它们的朋友。”

这些年,森林里的鸟多了起来,蛇多了起来,植物的种类也多了起来。每天天不亮,林子里就开始闹腾,直到深夜才消退。

编外的守林员

跟退休后待在家里的老伴不同,闲不住的姜发容还经常到林子里来转悠,特别是雨后的时段,“那种清新的空气,你在城里面是感觉不到的。”她对记者说。

姜发容现在的头发仅仅是花白,和李德明前后脚去巡守时,她的速度并不比李德明慢多少,“真要走起来,他不一定走得过我。”不过,遇到上坡下坎时,李德明还是要牵着她。

为何退休了还时常跟儿子来巡山?姜发容坦言,一家人差不多60年的感情,都倾注在这片森林上了,想要轻易割舍,难!

跟在母子二人身后的,有一条被唤为丑丑的狗。这条被遗弃的流浪狗自从认识李德明后,就以“忠诚”打动了这对母子。从此,母子巡山的路上,就多了一道它的身影。

丑丑果然丑,黄毛已经看不出最初的模样,但遇到有其他狗对着李德明母子狂吠时,丑丑会第一时间冲到其他狗面前大叫,以声势平息对方的气势。

此后在巡守中,时而是李德明和丑丑,时而是李德明、姜发容和丑丑。无论与谁同行,丑丑都会成为这片森林的一个独特守护者。

姜发容母子守护的这片森林,属于九龙坡区林长公示牌范畴的保护林。“我们一家人都喜欢这座山、这片林。哪怕感冒咳嗽了,在林里扯点草药回家熬水,喝了就好了。”姜发容笑着说,“别人都说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可能就是这座山、这片林,把我滋养得更年轻了吧。”

与山为伴,无忧无虑;与林为友,诗情画意。

几十年的坚守,让这片森林完整地保留下来。“我们坚守的意义,大概就是留给子孙后代一个良好的环境和清新的空气吧。”李德明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