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身大地 情漫三峡

——读文猛散文集《远方》

版次:004    作者:马卫2020年03月26日

◀《远方》 文猛/著 天地出版社 定价:38.00元

《远方》,是文猛新近出版的散文集,文猛的散文,已渐成自己的风格,有了独特的艺术个性。

《远方》有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是立体切入,大气磅礴。

做到这点很难。写散文的作家,大多从报纸副刊散文起步,讲究“切入要小,挖掘要深”。第一句容易做到,第二句很难做到。原因是:千字文,很难写深写透。文猛的散文,在这方面做了很好的探索。书中收录的《乡村动词》《走向高原》《河生》,是代表作。

要做到立体切入,必须有大胸怀,大气魄,相当于摄影的全视角。这就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要养成胸有大气,必须以读、走、思为前提。

阅读《远方》,我读到了作者的气度,作者的胸襟。这是他阅读和行走及思考的结果。这才养出了他的大胸怀,大情怀。比如《河生》,就从一条河的源头开始,写出它的奔流,他的跌宕,它的生命。

二是强烈的生命意识。

这些年读了很多本地作家的散文集。像杨柳的《窗花》,吴佳俊的《谁为失去故土的人安魂》,陶灵的《川江往事》、李晓的《光阴的背影》、汪渔的《半亩江湖》。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有强烈的生命意识。

文猛散文的生命意识,尤其突出。作品中,“人”是核心,是体现生命意识的主要载体。《远去的背二哥》《给牛多割些青草》《此生欠娘一声妈》是其代表作。

《此生欠娘一声妈》读得我泪流满面。我读到了一个山区妇女的挣扎和坚忍,伤口流血和愈合结痂。她不仅仅是文猛的“奶子”,也是哺育中华儿女的乳娘。

作为渝东丘陵地带的农民,生存不易,必须付出汗与血的代价。就像他家的那头大黄牛,有着蛮力,勤耕苦做,勇于奉献,直至生命结束还用牛黄贡献人类。《给牛多割些青草》里的这头牛彰显出的生命力,就是渝东农民的真实写照。

《河生》中的“坟”这章,尤其写得好。写出人的生命与泥土的辩证关系,写出高亢的生命悲歌。“我们看不见自己的坟,但看得见自己的路”这句,会成为当代格言。

三是浓烈的纪实性。

文猛的散文之所以受到编辑和读者的喜欢,浓烈的纪实性,是个重要原因。

也许他曾当过记者,纪实是他最熟练的武器之一。书中的《寻井启示》《天地之间一书房》《三峡清漂人》是代表作。

井是乡村生存的基本条件,井是家村的标识。

因此古往今来写井的文章,汗牛充栋。而文猛写出新意,就一招:纪实。写了村里几口井的开挖、使用、废弃,也就写出了社会变迁。这篇还有深深的忧患,道出现实的无奈,以及时代变革中人们必须忍受的苦难。

《三峡清漂》这个选题真好,写出了三峡人的奉献精神。读来亲切自然,绝无造作之痕。刘古军和他的父亲,是当代三峡人的代表,是母亲河长江的守护神。

一个改革的时代,一个变迁的时代,作家应记录并思考,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四是浓郁的地域色彩。

这也是我特别喜欢文猛散文的地方。文猛是处处留心,事事留意,从每个词,到每片景,每首民谣,每株植物,都精心安排。所以读他的散文,就读到了三峡地区的山岩沟河,猪牛羊狗,树草花藤,美食美味,恋爱生死。

文猛散文的地域文化,大致从这几点切入——

用方言。比如“奶子”,是本地妈的别称。

用民间故事、传说。如《潭獐峡,绝版的穿越》等篇目中。

用民歌,这个太多,书中三分之一的篇什都引用了民歌,这已成为文猛散文的一大标识。

《远方》还有很多特点,比如情感饱满、用词质朴、风趣幽默等等,总之这是一部优秀的散文集,值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