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口山里有个聋哑绘画精灵

天使爱心接力 网上为她授课

版次:002    作者:王渝凤 陶青 周舸2020年05月22日

张凤琴教萍萍用色的技巧,徐小娇负责连线。

▲萍萍的绘画作品

张凤琴、徐小娇和萍萍(图中)沟通,萍萍用表情和动作来表达意思。

一片浩瀚无际的天空下,落日的余晖给世界洒下最后的光芒。一位穿着长裙的女孩快步奔向远方,远方的山头上,一位美丽的天使正准备挥动翅膀在天际翱翔。

这幅美好而梦幻的画面,出自于一位叫萍萍(化名)的女孩。萍萍今年15岁,家住城口县河鱼乡。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声音、语言就和可爱而活泼的她绝缘,她也因此一直没有上学。直到她13岁那年,送教老师——城口县河鱼乡河鱼小学校长高鹏和他的同事们,给她带去了普通孩子都有的画笔和纸,没想到,却从此让萍萍开启了上帝为她隐藏的那扇窗。

如今,两年过去了,萍萍的画作水平让教她画画的送教老师宋勤忧虑起来:“这么好的绘画苗子,我的水平今后怕是教不下去了哦。”

爱心如何接力?主城区两位80后绘画老师出现了。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 王渝凤 陶青 通讯员 周舸 摄影报道

教会一个字要十多分钟

事情要从2018年秋天说起。

城口县河鱼乡河鱼小学校长高鹏,是最先发现萍萍喜欢画画这个特长的。这年秋天,河鱼小学对辖区内适龄入学孩子挨家挨户进行摸排,在萍萍家,高鹏发现小女孩已经13岁了,却从来没有接受过学校的正规教育。

高鹏注意到,萍萍虽然耳朵听不见,但眼里却闪着光芒,“那种眼神告诉我,这个孩子肯定很聪明。”出于一个教育者的责任,高鹏告诉萍萍的父母,无论家里是什么条件,孩子本身有什么问题,只要到了入学年龄,就应该接受教育。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高鹏和学校老师们决定,为萍萍每周开展一次送教,并为她量身定制教学计划。

第一次送教,老师带来了纸、笔等学习用具,这些城里孩子常见的东西,在萍萍家里几乎没有。开始学习时,老师连比带画教她一些简单的生字、算数。普通孩子学习一个生字“一”,只要耳朵听眼睛看,就能明白它的意思。而萍萍的老师却发现,由于她没学过手语,过去13年几乎都生活在自己看到的世界里,因此和她沟通很困难。像这样简单的一个字,老师通常要花十多分钟才能把她教会。

除了功课外,河鱼小学的送教老师们还会对萍萍的生活习惯进行帮助和教导。

对于生活的改变,萍萍感到很高兴,脸上经常浮现出笑容来。

寥寥几笔画出兔子松鼠

有一天,高鹏和同事宋勤像往常一样来到萍萍家里,看到她在用过的算术本背面画着什么。站在萍萍身边,宋老师仔细一看,不过寥寥几笔,一只兔子、一只松鼠就从萍萍的笔尖诞生。

“原来萍萍喜欢画画!拿起她的本子,其中一幅是她用水彩笔画的一匹马。”宋勤对记者回忆。

萍萍喜欢画画的事让高鹏和宋勤感到惊喜,河鱼小学也根据萍萍的爱好调整着送教计划,并为她买来画笔和调色盘,半年前还为她送来了画板。学校里没有专业画纸,宋勤就每周带几张A4纸给萍萍作画;学校没有专业美术老师,宋勤就教萍萍画一些简单的景物。

最开始时,宋勤画一笔,萍萍就模仿一笔,每当萍萍画好一幅,宋勤便竖起大拇指点赞。一年多的时间里,萍萍画的内容和色彩越来越丰富,既有小女孩和狐狸亲吻的童话世界,也有两个人在红叶林中相逢的浪漫故事。

萍萍的乐观坚强,对生活充满希望,是宋勤每次送教最大的感受。渐渐地,随着萍萍画得越来越多,宋勤心里既高兴又担忧

——自己不是美术教师,学校也没有专业美术教师,谁来给萍萍提供专业指导呢?

一个朋友圈引发爱心接力

本月初,高鹏在朋友圈发了几张萍萍的画作,配了一句话: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又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河鱼小学聋哑儿童,通过老师们两年坚持不懈地送教,绘画天赋初显现,孩子,加油!

说者无意,看者有心。

高鹏这条朋友圈被一位网名叫“月亮”的朋友看到了。“月亮”本名叫张凤琴,是一位青年艺术工作者,也是川美黑白灰美术学校的老师。她回想起这些年到农村送教时看到的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忍不住给高鹏留了言:“高校长,我想来看看这个小女孩,可以吗?”

“欢迎,欢迎。”简单一句话,包含着高鹏对这份爱心的无限期望。

5月10日,张凤琴和网名“太阳”的徐小娇老师一起,从九龙坡区黄桷坪出发,带着丙烯颜料、画笔、画纸、画板等礼物驱车数百公里来到城口县城,简单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大早又驾车近两小时,终于到达河鱼乡。

山坡上,一处农房的水泥墙面坑坑洼洼,萍萍穿着淡黄色外套,扎个马尾,笑得可爱质朴,早就在这里等着新老师。她搬出椅子请张凤琴和徐小娇坐下,一点也不羞涩和胆怯。

随后,萍萍又从房间里拿出这一年多画的作品,这些画作的水平让张凤琴感到惊喜。

“这里是怎么画的?”两人都不会手语,张凤琴拿起一幅画,指了指画上的天空,再比了一个画画的手势。萍萍理解到她的意思,一路小跑从路上捡来一片树叶,打开一罐颜料,用叶柄朝颜料里蘸了一点,在画纸上星星点点地画了起来。张凤琴秒懂。

徐小娇也拿起一幅画,指了指画上站着的一个女孩,又指了指萍萍,瞪大了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

萍萍指着画上那个小女孩,双手抱紧自己,徐小娇懂了,“这是她自己。”萍萍又指着画上另一个有翅膀的女孩,然后闭上眼睛,双手忽闪忽闪地动起来,像要飞起来一般,“哦,原来一个是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一个是梦幻世界里的自己啊。”徐小娇明白了。

看到这里,张凤琴的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对一个聋哑孩子来说,这实在太难得了,太有天赋了。”

接过两位老师从主城带去的礼物,萍萍对画画的痴迷与渴望再次令她们动容。“她的画板周围的底色已经看不清楚,各种颜料沾染在画板四周,中间留下的是和她使用的画纸大小一模一样的区域。这块空白区域与画板的底色映衬,就像一扇彩色的窗户。”徐小娇说,“这孩子就是个绘画精灵,画画在她的生活中占了多大一部分啊。”

四人助力上好一堂网课

两位老师想看看萍萍现场作画。理解到她们的意思后,萍萍望向四周,目光停在房屋后面的树林。随后,她把棉签捆扎在一起,蘸上墨绿色颜料在纸上点缀,一块青葱草地从纸张下方开始生成,萍萍又换了毛刷,画出树干,并开始点染。

每当萍萍的技法出现问题时,张凤琴就在她刚画好的区域打一个小叉,在满意的地方打上一个小勾。不一会儿,一棵色彩渐变的树画好了:画作从上到下由紫色渐变到浅绿色,再渐变为蓝色,最后回到墨绿色。有十多年教学经验的张凤琴和徐小娇感慨,这孩子的确有一定天赋。

“这幅画富有层次,空旷的草地是墨绿色,一棵绿色的树正在生长,再往远处是蓝色的天空,天空的更远处是紫色的天际。”这一刻,在艺术面前,徐小娇一直担心的与萍萍交流的问题,似乎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下转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