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次:003    作者:2020年05月22日

(上接02版)

刚放下画笔的萍萍又拿起画纸和蜡笔,示意张凤琴和她去屋后的山坡。七八分钟后,一处视线开阔的山坡出现在眼前——对面的高山耸入云端,山洼里的公路向远方绵延。张凤琴和萍萍一起,用萍萍从未接触过的写生技法,完成了对这个风景的写生。“萍萍就是在这样的原生态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她入画的素材。”张凤琴说。

离开河鱼乡前,张凤琴了解到萍萍有一款老旧三星手机,能看视频,还能用微信。“高校长,我们一起用网课的方式来帮萍萍学画画吧。”张凤琴想到了帮助萍萍的好办法。

5月20日下午,记者现场见证了张凤琴和徐小娇给萍萍网上教学。在此之前,她们已经给萍萍上了两次网课。

记者看到,在主城的张凤琴和徐小娇相互配合,张凤琴负责教画画,徐小娇负责解说和连线;在城口的高鹏负责把宋勤送到萍萍家里,宋勤则负责连线和用肢体语言给萍萍讲解。

张凤琴这次教萍萍画的,是一幅用丙烯绘制的山水图,相比过去层次简单的画作来说,这幅画的笔画和色彩层次都要丰富得多。从铅笔勾线到最后上色,记者注意到徐小娇并没有花费太多口舌去对萍萍解读,只是尽可能地把手机贴近张凤琴的画纸,“光是看张老师画,这孩子就能领悟,教她其实不费心。”

很快,城口那头萍萍的画作也开始呈现出完整的模样,画面清晰,线条分明。看到萍萍的成果,张凤琴和徐小娇竖起了大拇指。

除了网上授课,张凤琴还准备每天给萍萍分享一些画作和视频资料让她学习,“今年川美举办‘开放的六月’活动,我要去把她接来看看,多接受一点这方面的熏陶,多打开一点视野,对她未来的创作肯定有所帮助。”

“让萍萍能够接受到专业教育,不让大山埋没了她绘画的天赋,让她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实现她画中的梦想,就是我们对她最大的期望。”高鹏说。

让绘画精灵放飞思想

张凤琴和徐小娇跟萍萍添加了微信,微信上除了分享画作,几乎没有文字,原因是萍萍认不了几个字。记者看到萍萍在微信上一股脑儿地发上来几张画,徐小娇给她的点评也很有意思,直接用微信表情:第一张画是“加油”,第二张画是“点赞”。

萍萍的微信名叫“绘画精灵”,是两位老师给她取的。对于这个能用树叶、棉签作画的山里女孩来说,不就是一个绘画精灵么?

萍萍的父亲朱秀坤今年55岁,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若不是送教老师来家里,他也没发现女儿有绘画的天赋。尽管女儿不会说话,但自从开始接触画笔,女儿的生活明显发生了变化,“时不时拿个树丫在地上画,画的啥子我也看不懂。”朱秀坤说,女儿最大的变化是爱笑了。

为了让女儿安心画画,朱秀坤和爱人吴德碧商量,把侧屋空房间拿出来当画室——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画笔和调色盘被萍萍分类摆放整齐。这里是萍萍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她对这个世界的向往和期盼,最后都在笔下凝结成了一个又一个梦幻的形象。

“萍萍的画作大多以自然环境为基调,色彩运用大胆,观察能力非常强。”徐小娇说,希望能通过网上授课的形式,让这位大山里的绘画精灵放飞思想和创意,做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