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岩古镇的清晨

版次:004    作者:2020年10月16日

殷艳妮

从偏岩古镇升起的清晨

是从黑水滩河醒来的清晨

它在流经接龙场的小石桥时

有了短暂而深情的停顿

百老泉酒坊的门,破了一个洞

丘二饭庄的丘二,将一盆

石磨碾碎的豆子,滤出

月光的白,浣衣的女人

在桥下拍打,石板光滑

岁月的深红若隐若现

豌豆粉、红糖块、坨坨冰糖

集市的吆喝,在流水的上方

迸出脆甜的声响

糯苞谷、水芹菜、嫩黄瓜……

古镇的清晨,原来可以

如此新鲜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