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出家自学草编手艺 辗转大半个中国谋生

草编大爷 编出三个大学生

版次:001    作者:张春莲2021年02月24日

▶张大爷编的蝴蝶

◀张大爷草编各种小动物

◀张大爷闲暇时编草编

在红旗河沟附近,时常能见到一位老大爷,用嫩棕叶编织出一个个蝴蝶、蜻蜓、蚱蜢、螳螂、青蛙……栩栩如生的草编小动物让人爱不释手。千万别小瞧这门手艺,老大爷可是靠此手艺供3个孩子读完了大学。值得一提的是,老大爷是半路转行自学的草编,30多年来他辗转全国几十个城市谋生,如今年纪大了,即使家人劝他休息,他依旧耐不住寂寞,一有空闲就出来做草编卖。

只需10分钟,编出一只蚱蜢

近日,记者在轨道交通红旗河沟站1号口外约100多米的位置见到这位老大爷,他身着蓝色牛仔外套,手里拿着嫩棕叶,双手麻利地编织着一只蝴蝶,面前挂着不少编织好的蜻蜓、蚱蜢、螳螂等,个个都很生动,路过的行人时不时过来瞧稀奇。

“爷爷,这个多少钱?”“10块钱一个!”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士上前询价后买走了一只蜻蜓,当记者问起是否买回家给小孩玩,该女士回答:“不不不,我自己玩,照顾下老爷爷的生意。”

送走了客人,老大爷继续手上的编织活。记者观察到,老大爷编织完手里的蝴蝶,又重新拿嫩棕叶开始编蚱蜢,只见棕叶在他的手上通过折叠、按一定顺序缠着,再用剪刀修边,用针穿一根红色的线当做眼睛……10分钟左右的时间,就编出了一只蚱蜢来。

中年学艺,供3个孩子上学

“这是手工活,细心有耐心就能学会,不难!”编织完,老大爷和记者聊了起来。他叫张万里,今年78岁,2017年和老伴儿一起来重庆带孙,和儿子一家住在渝北区美达家园,偶尔空闲时便出来编织草编,“出来一天能卖十多个,今天还没有算,估计也已经卖上十个了。”

说到如何学会这门手艺的,张大爷一下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忠县农村,年轻时主要在忠县和成都两地修表维持一家人生计,1990年在成都修表时,在春熙路街边看到有人在编草编,于是就在一旁边看边学,回到家就拿棕叶不断练习,不断摸索,也就慢慢学会了。

“修表是个精细活,零部件都非常小,长年累月眼睛遭不住,学会草编后就干脆以这个谋生。”张大爷说,开始编草编谋生时,他已经四十多岁,因忠县老家对草编的购买力不够,于是就前往全国各地的大城市售卖,到过四川、广东、湖北、湖南、陕西、山西,去一个城市就呆一年。

千万别小瞧这门手艺,张大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简单一点的草编动物卖5角钱一个,有的卖1元一个,到如今大部分卖10元一个,复杂一点的会稍微贵点,“除了编现在摆着的这些小动物,我还会编虎,那个编起来就复杂多了,一个就要编一个星期,有人要我才会编,价格自然就要高好几倍。”

“这些年没计算过挣了多少钱,但挣的钱都用来养家糊口,供3个孩子上学了。”张大爷骄傲地说。据张大爷透露,他37岁时才结婚,老伴儿比他小十几岁,有一儿两女,都学会了草编。孩子们读书时放假,还常被他带着一起编草编,卖了赚学费,现在家里的孙子孙女玩这些草编都玩腻了。

儿女劝休息,但他坚持爱好

张大爷的三个孩子都大学毕业,如今都有很不错的工作。张大爷的儿子张先生在贵州上班,电话中他告诉记者,小时候母亲主要在老家照顾家庭,家里的经济来源都靠父亲的手艺,他大概10岁时就在父亲那里学会草编,那时还觉得有点好玩,慢慢长大点后才知道父亲靠这个手艺就养活了一家人还供他们上学,非常不容易,“现在父亲年纪大了,劝过他休息,但他坚持要草编。”张先生无奈地说。

“我闲着没事做就心发慌。”张大爷笑着说,老了也要有爱好和事情做,现在孙子孙女主要是他和老伴儿两人在带,但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出来做草编卖,“之前很多顾客要用手机付款,可我不会弄手机收款码,还好儿子帮我也弄了一个,看来我也得与时俱进呀。”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春莲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