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古道散记

版次:004    作者:2021年06月11日

罗光毅

初夏,一个雨后的清晨,早早地穿戴上印着“母城记忆,魅力重庆”字样的体恤和旅游帽,跟随“母城记忆”步游群,坐轨道6号线,再换乘公交车去了张飞古道。

客车载着我们,穿过城区,爬上蜿蜒的盘山公路,二十余分钟后,客车嘎然而停,师傅说,到了。这个地方是北碚东阳街道的大沱口,也是张飞古道的入口。在一棵高大的黄葛树的树桠处看见了“张飞古道步道入口”的牌子。

向下走去的斜坡右侧小土坡上看见了第一道景色,一匹金黄色的马昂首而立,问当地住民,得知这是张飞的战马!看着马,就想起当年猛张飞手持长矛,怒目圆睁,当阳长阪桥头一声吼,吓退曹操追兵的故事。

古道入口处,一块巨石上镌刻四个大字:张飞古道!张飞古道就此在我眼前展开。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古道蜿蜒而去。

《北碚志》记载:张飞古道,在嘉陵江三峡中,传说三国时张飞北上阆中,在峡东岸凿一便道,穿峡而过,后人称为张飞道。此道从观音峡上东阳镇,经禅岩、西山坪绕过温塘峡,由草街子、麻柳镇进入牛鼻峡到合川,此后成为渝合必经大道。整个古道悬挂在嘉陵江小三峡温塘峡的绝壁上,或在山壁上直接开凿、或用巨大的青石板铺就,都早已被古往今来的过客踏出了深深的脚印。古道一边是绝壁峡谷,一边是参天古树,对面与金刚碑古镇、北温泉、澄江古镇相望,加上沿途溪流潺潺、瀑布秀丽,沿途客栈茶楼以及嘉陵煤矿废弃的遗址,让整个古道充满了沧桑和神秘。

带着满心的期待,步入张飞古道。古道起点农田一片,小道两侧插着篱笆,地里的包谷已长高到二尺有余,极目天空高远,视野开阔。走出不远,几个弯道之后,就进到山林里了。都市的喧嚣已然离去,心境在静谧的林中安静下来。

穿林而入,在金峡台驻足而望,远处金刚碑古镇的楼宇在树林中若隐若现,脚下的嘉陵江碧波荡漾,巍峨的峡门,倒影其间,水光山色,宛如一幅以江水为线条,以林木为色彩描绘出来的自然画卷。

昨夜一场大雨让张飞古道更显温润,青石板路也充满柔情。踏着松软的落叶,鸟儿的鸣叫在轻柔的风中飘荡,空山鸟语,诗情画意。

古道上的青石板可是有些年头的了,残破的青石板上,曾走过多少匆匆的步伐,深深浅浅脚印的磨痕,述说着过往的历史。三国名将张飞率大军在这里走过,留下了古道的传说。千百年来,多少商贾载物在此往返,繁荣市场;多少挑夫肩负重担,在此讨要生活。今天,我从古道的青石板走过,叠合着前人的历史,踩踏出对生活的期许和愿景。

悠悠走着,流淌的嘉陵江水是我的心情,静静的,柔柔的;山间潺潺流过的溪水是我的思绪,叮咚有声,徐缓里蕴含激情。

忽然间,江对岸飘送过来一群年轻人的欢叫声,感觉是在向我们问好,许是他们看见了江对岸林中有旗帜翻飞,人头攒动,仿如当年张飞的大军走过,一幅激越画面,令他们情不自禁发出了青春的声音。

古道是张飞的古道,也是骚人墨客的古道,石壁上唐代大诗人李商隐《寄北》赫然入目“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据传,唐宋文献典籍多称缙云山为巴山,巴山气象多夜雨。古道石壁矗立,多处镌刻有诗文,人文情怀弥散于古道之中。

千年古道,古木参天,幽深静谧,走在其间十分清静,但还是感觉欠缺了一点什么,究竟欠缺什么了?正想着,令人惊喜的画面出现了,古道边,灌木旁,几株粉色野牡丹自我地开着,给冷寂的林间带来暖意;走到一敞亮处,更是看见一株一株的悬铃花怒放着,红红的花朵,似火炬闪耀在古道,给人清新,靓丽了心情。

古道里林密叶茂,一段满是香樟树的下方可见碧绿清澈的嘉陵江,此处就是张飞泉。从石缝中流淌出的泉水常年保持着26℃~28℃的温度,传说张飞在此沐浴过,故取名张飞泉。上池可以泡澡,下池则是泡脚的地方。想想张飞都在这儿泡过,同行的朋友们笑着嚷着说,今天泡不了澡,洗不了脚,起码也要泡泡手吧,于是乎,洗脚池里手影晃动,摇碎了一池温泉水。

古道走毕,余兴还在缭绕,在白羊背,邂逅一棵古老黄葛树,看着它满是苔痕的树身,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有一百多年了吧,有人反对说,怕是有二百多岁了哟,正说着,当地一位老人从我们身边走过,赶紧趋身上前问了,老人回说,有六百多年了,专家来考证了的。肃然起敬,古老的黄葛树,如同古老的张飞古道。

从白羊背行至长生滩嘉陵江边,过河船还在对岸靠着,看见我们浩浩荡荡的队伍,一位穿着水手背心的汉子说,你们挥臂大声喊吧,船就会开过来。有朋友闻之,对着过河船摇臂高呼,不一会儿,过河船真的就开了过来。上得船来,发动机突突地响着,震动着我的身心,让我想起主城江边的过河船,还有青春无悔的岁月,还有漫漫的人生。

过河船开动了,缓缓地靠在了江对岸的澄江镇码头,回头望去,江水悠悠,古道依旧。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