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观云海

版次:004    作者:2021年09月15日

赖扬明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云雨已然入诗,入梦,入心。有人说,游览巫山胜景,如果不观一回巫山云海,那便是一次遗憾的错过。

很多人旅游,最担心遇到下雨天,而到巫山,若遇下雨那是幸运,因为你可领略何谓“除却巫山不是云”。这里的雨,雨线如丝,轻柔如棉。青山在雨中沐浴显得更加苍翠,小溪在雨中蜿蜒显得更加灵动,一艘渔船停泊在长江与大宁河的交汇处,为灵秀巫山的点睛之笔。

最美当属雨过天晴。云雾从半山腰漫生而出,犹如刚刚诞生的婴孩,卖萌可爱。这雾清纯得像清秀的小姑娘,些许羞羞答答;这雾彪悍得像壮实的汉子,些许健硕勇猛。有的抱成一团诉说久别的相思,有的飘散成块隔山相望,有的飞舞成朵倾情表演。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当然也找不到两片相同的云朵。每一片云朵都有它的小情怀,有的腾飞直冲九霄,有的俯卧直扑峡谷;每一片云雾都有它的小心思,有的漫卷如轴,有的舒展如画;每一片云雨都有它的小姿态,有的轻薄如羽翼,有的浓密似绸缎。

山,永远都是云雾的诗行。它环抱群山,纠缠于山腰,曼妙在山顶。壁立如刀削的峡谷瞬间被云雾填得满满,清瘦如柴的山头被云雾温情的一抱瞬时变得乖巧温顺。若置身其中,恍入仙境,阳光撒泻下来,云雾披上金光,犹如凌霄宝殿,十分迷幻。微风吹来,云雾急得团团转,相互之间抱得更紧,少许云雾盘坐在树巅,与叶片在窃窃私语;少许云雾钻进丛林,与枝条在嘘嘘嚷嚷。唯有我们,摊开胸怀,打开手掌,抓住一把,很想永久尘封,珍藏。

水,永远都是云雾的乐园。与天相接,云雾相连,云雾像孪生,分不出是云像雾,也辨不明是雾像云。它时而流泻而下,直抵江面;时而腾飞而上,直达云层。有人说是云俘虏了雾,也有人说是雾说服了云。平静的江面,云雾在上面漫延,过往的船只隐没其间,若隐若现,好有画面感。待到山头日出,云雾无情撒手而去。绵延起伏的山岚,慢慢沉淀出来,清晰起来。清清的一江碧水,把碧空如洗的天空画在水面。

巫山云海大气磅礴,适合远观。有种“奔腾到海不复返”的执著,有种“滚滚长江向东流”的雄浑,有种“翻手作云覆手雨”的炫幻。深浅不一的沟壑,让云雾变幻出不同的形状来,时而像羊羔跪乳,时而像鸟雀啄食,时而像白龙过江,时而像妇孺团聚……云海的每一次奔腾,都是一次震撼;云海的每一次变化,都是一次惊叹。

(作者系重庆散文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