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入与共情

——读曾维惠长篇小说《我是中师生》

版次:004    作者:李锡琴2021年11月25日

▶《我是中师生》 曾维惠/著 重庆出版集团 2021年8月出版 定价:36.00元

曾维惠的长篇小说《我是中师生》,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校中师生为叙事主体,以江津师范学校为叙事背景,艺术地再现了那个时代中师生多姿多彩别有情趣的校园生活。

作为文友、姐妹,我不是第一次评介曾维惠的作品,对这部作品,我更责无旁贷,因为我与她不仅都是中师生,且共有母校——四川省江津县中等师范学校,所以,读此作品,开卷就能感受到强烈的代入感,并产生浓厚的共情。

作品首先让我联想到王蒙的《青春万岁》。两部作品写的都是年龄相当的群像,他们都是所属特定时代有理想,有激情,对学业,对未来充满积极乐观态度的青年。却也有很大的不同,《青春万岁》刻画的是在新旧社会交替时代成长的青年风貌;而《我是中师生》讲述的是在“文革”结束后,国家为弥补当时农村小学师资严重不足,通过全国统一中等专业考试,招录年仅十五六岁的优秀初中毕业生进中等师范学校,接受三年师范教育,毕业后分配到农村学校任教,他们像蒲公英的种子,撒向四面八方,从事灵魂工程师的崇高事业。

曾维惠的这一选题背景,必须从去年年底由江津中师人发起,影响并感召着全国中师人的中师教育历史研究热潮说起。

随着社会的进步,上个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全国一千余所中等师范学校逐渐退出中国教育历史舞台。为总结“中师”教育经验,提炼“中师”教育理念,传承“中师”职业精神,助推我国教育改革纵深发展,2021年4月8日,重庆市江津区中等师范教育历史研究会成立,2021年9月28日,全国首个“中等师范教育历史陈列馆”正式开馆。隆重的开馆仪式上,安排了曾维惠《我是中师生》的首发式环节。

曾维惠是九十年代初的中师生,在如火如荼的“中师”热潮中,她有话对母校诉说,与全国近500万中师同仁交流,她将自己的心声汇聚在了《我是中师生》里。

今年5月,我代表中师研究会采访过她。我问:中师人都期待你的《我是中师生》出版,能提前向读者透露一下作品内容吗?她说:我以主人公小月的第一人称口吻讲述中师生的校园生活,不过,小月虽然与我一样,身高一米六八,不胖不瘦,喜欢把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但她不是我,她是500万中师生之一,更是中师生活的见证者,我的整个创作过程秉着凡中师生读后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创作初衷。

的确如此,书中对津师校址驴溪半岛、马项垭的描写,对校园内的洗衣槽、风琴房、寝室的描写,以及对挑沙担石、种瓜收菜等劳动场景的描写,都是烙印在我心底的记忆。作品中的人物,如热情似火的顾大嫂,诗情洋溢的李心雨,温敦重情的杜大星,高傲爽直的柳婷婷,“管得宽”的宦德宽等,几乎都能在我的中师同学中找到对应人物,特别是浓墨重彩刻画的“神探亨特”的原型,就是江津师范校原书记、副校长、现任重庆市江津区中等师范教育历史研究会名誉会长的刘培鼎,只是在作品中,他叫申校长。

现实中的刘校长让犯错学生到花园捉虫子补过,这本是一种惩戒,却引得很多无错的学生自愿加入,虫灾竟然在不施药中被灭绝;他能叫出全校三分之二以上学生的姓名,那些爱开小差、搞小动作的调皮鬼都得躲着他,被他抓住耍不得半点赖,“神探亨特”不是虚构,就是学生们送他的大号。

刘校长的故事本身精彩,曾维惠采用艺术的纪实笔法,将他塑造得更为神奇,可畏又可敬。从文学的角度说,刘校长的形象,即是作品中颇具个性的“这一个”,却也彰显了那个时代所有中等师范校领导教师的类型形象,他们爱生如子,都有着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全心全意的教育情怀。

作品中的中师生群都来自初中毕业生,还懵懂得很。曾维惠笔下的他们,天真活泼,却也有处在成长旺盛期的敏感与自我,如黄芹以不断偷东西来表达对父母过度管教的不满,强势的柳婷婷,总是一副傲慢模样。正因为有了这些小性子,一个个人物才鲜活起来。相对来说,我更喜欢柳婷婷,因为曾维惠写出了她的成长与改变,体现了中师教育在重塑人格方面的教育功能。

曾维惠安排降级生宦德宽在作品的前部分出场,其艺术表现力举足轻重。这个人物因三科不及格被降级,说明了师范校对学生学业要求的严苛,他打开话匣子,让初进师范校的新生,从学长的角度对学校有了一个相对全面的了解,包括“神探亨特”的故事,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也彰显了文学创作的艺术性。

作品也有让我不解的地方,为什么要安排黄芹退学?为什么要安排柳婷婷猝死?我想,曾维惠有她的构思意图,但我没有问她,我想与读友们共同玩味,我认为,作品要有留给读者思考与玩味的地方方为优品,《我是中师生》是优品,所优之处远不止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