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大地震过去14年了,幸存者冯邦武昨天写了三封信,请看他的信心

版次:001    作者: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刘力2022年05月13日

冯邦武在配送氧气瓶

2008年5月16日,姐妹俩正在搭建的窝棚内学习。资料图

长大成人的姐妹俩。资料图

“转眼14年过去了,每到这个时候,总是有很多话想讲……”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平武县南坝镇红旗村的矿工冯邦武从地震中脱险,妻子不幸遇难,家园被夷为平地,两个年幼的女儿无助地在路边哭泣。

14年后的“5·12”,在重庆一家医院当保安队长的冯邦武摊开信纸,工工整整地写了三封信。一封给帮助过他的人,一封给两个已成家立业的女儿,一封给他已永远无法见面的爱人。

“14年前的地震改变了我们的人生,感谢我们今天还能幸福地生活着……”

第一封信

感恩伸出援手的人们

“敬爱的汤院长:我在医院这14年中,得到了你们无私的帮助,我们全家都非常感激!现在我们在重庆生活得很好,大恩无以回报,以后我在工作岗位上会继续努力……”

2008年5月16日,重庆晨报记者鞠芝勤在灾区采访时遇到冯邦武一家。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冯雪梅、冯小雁姐妹俩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还在捧着课本高声朗读。这场景让重庆晨报记者鞠芝勤动容,后来他联系了重庆恒生手外科医院,院长汤青当即决定接姐妹俩来重庆读书,并安排冯邦武在医院当保安。

从此,汤青多了两个“女儿”。逢年过节,他都会邀请冯邦武一家一起过,一起吃顿饭,发个红包。冯家小姐妹叫他“汤爸爸”。

“小冯非常能吃苦,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14年来,真是把医院当成家,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汤青对冯邦武有掩饰不住的赞赏。

每天早上8点不到,冯邦武就来到医院,进行安全巡查、消防检查,甚至连氧气瓶配送这本不该他管的事,也会主动去做,推着一百多斤的氧气瓶上上下下;办公室的凳子、桌子坏了,瓷砖掉了,勤快的冯邦武都会当成自己的事。

如今,冯邦武已是医院保安队队长,大家都叫他冯队。“小冯现在拥有的,都是靠自己的劳动挣来的。”汤青说。

汤青不时会问起他的个人问题。最近得知冯邦武想购置一套二手房,但存款不够时,汤青毫不犹豫地表示,医院可以提前预支工资,拿出一二十万都没问题!

第二封信

提醒女儿珍惜当下生活

“乖女儿:你们一直很争气,很努力,爸爸知道,虽然14年前我们的家没了,但现在,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看到你们现在过得这么幸福,爸爸很高兴……要珍惜现在的生活……”

2021年11月,大女儿冯雪梅披上了婚纱。那一天,冯邦武难得地喝了很多酒,醉了。

他想起“5·12”地震后的几天里,自己带着女儿冯雪梅和冯小雁,离开满目疮痍的红旗村,随着受灾的人流往前走。在河坝边一个垭口,他们搭建了一个窝棚暂住。

5月16日晚,冯雪梅在废墟中找到几本语文课本,翻开地震前学到的内容,轻声朗诵起来。突然,帐篷外传来的快门声和闪光灯,把冯雪梅吓了一跳。

“小妹妹,不要怕,我是记者,你继续读书。”当时是重庆晨报记者鞠芝勤、冯超抵达灾区的第三天:“第一次听到读书声,很震撼,很感动!”

采访后,两人留下身上所有的钱,连夜赶回绵阳发稿。走到一半,两人发现后备厢有方便面、矿泉水、香蕉等,一拍脑袋,“钱有什么用,这些才最重要!”又驱车赶回,把这些物资留给受灾群众。

临走前,鞠芝勤给两个小女孩留下一张名片:“以后你们遇到困难可以联系我。”

一个月后,他接到了冯雪梅的电话:“鞠爸爸,我想读书!”在征求了冯邦武一家的意见后,当年6月,鞠芝勤和汤青将冯雪梅、冯小雁以及冯邦武接到重庆,两姐妹在九龙坡区开启了新的学习。

2012年,两姐妹的户口迁到了重庆。2015年9月,冯雪梅进入重庆交通职业学院学习。2018年,冯小雁通过了护士执业考试……当年废墟里读书的姐妹花都已完成学业,工作后又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在永川定居。

冯邦武有些自责地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能力有限,从来都没怎么帮到过两个女儿。但她俩非常幸运地得到了来自全社会的帮助。“从鞠大哥到汤院长,还有他们单位的同事、领导,一路走得都比较顺利,现在也找到了幸福的港湾,作为爸爸,我特别欣慰和感恩。”

他补充道:“更重要的是,希望她们不要忘记过去的经历,不要忘记,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无私伸出援手的人。以后,我们也要尽力去帮助别人……”

第三封信

写给逝去的妻子

“小苏:你在那边还好吗?又是一年咯,我今年都五十了,都有白头发了,你肯定还是像当时那样年轻……孩子们都很好,她们依然很想你……”

尽管已过去了14年,但每每想起当时的生离死别,冯邦武依然觉着揪心。

当时,他在平武南坝镇当矿工,侥幸死里逃生。“真的就只差一秒,石头从耳边飞过,还好及时跑了出来!”

他跑出来了,但在家中务农的妻子却不幸遇难。

冯邦武和妻子感情一向很好,基本上没吵过架。妻子小他六七岁,他会亲昵地叫她“小苏”。

说起妻子,冯邦武有些愧疚:“她拉扯两个小孩不容易,却没享过一天福……”

在重庆定居后,汤青和同事们商量着为冯邦武做媒,但他都谢绝了。直到多年后,女儿长大成人,他才愿意让自己慢慢走出丧妻之痛,开始鼓起勇气寻找新的幸福。

冯邦武有点不好意思地透露,现在处了一个女朋友,年龄比他大一点。“她人挺好的,两个人搭伴过日子,肯定比一个人过好些。”他觉得,重新找到另一半,女儿们可能也会更放心。妻子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

四川的老家旧址,冯邦武前些年回去过几次,但现在不太愿意再回去了。“很多都改变了……在重庆过得挺好的,这里已经算是我的家了。”

如今,冯邦武依然保留着平武口音。14年过去了,有的东西,却始终不会改变。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刘力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