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的奇异年味

版次:007    作者:2023年01月20日

“若言风景异,三峡此为魁”,郭沫若曾如此赞叹三峡。三峡东起南津关,西至白帝城,浩浩数百里,风景迥异。历来文人骚客赞叹不止,尽人皆知。然而,三峡两岸民风民俗自成一体,异于常俗,恐世人知之者寡。这里仅谈谈三峡年味与猪头。

每逢除夕,三峡人家户户必煮猪头,成为过年的一道年味风景。每年此时,大人小孩齐动手,把家里的猪头搬出来在院坝里架柴火猛烧。浓烟升腾,腊香四溢,清水洗净,架大铁锅炖煮。不一会,满院肉香,飘香全村……

猪头炖熟后,用大盆盛装。全家人围一圈,由家长掰开猪头骨,将猪头各个部分如猪耳朵、猪眼睛、猪拱嘴、猪脸肉、核桃肉等分类装盘。小孩子看得直流口水,掰猪头者时不时地将小块瘦肉塞进小孩嘴里,脸上绽放出慈爱的微笑。同时,三峡人家过新年用猪头祭祀祖先,既祈求祖先护佑,也请祖先一起过新年。向祖先“报告”一年的收成和“后人”们一年来的奋斗成果,祈祷新年有个好开“头”。

当然,由于多种原因,也有家里过年没有准备猪头的人户。全家人因家里缺了猪头而深感过年无味。因而,猪头在三峡人家的新年餐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一些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描述,在解放前旧社会,穷人家举全家之力,好不容易弄个猪头过年。却常常被地主逼债强行拿走猪头,全家人撕心裂肺嚎啕大哭。家里餐桌上没猪头几乎等于没有新年,无法向祖先“交代”。

如今的三峡人家生活富足,电脑、智能手机、自媒体平台等信息化工具不断演进。餐桌上准备猪头过年早不是难事,还搭上现代化手段相互拜年。晒猪头、祭祖先、请团年饭,三峡两岸红红火火过大年,开启过年新模式。三峡人过年吃猪头的那份情结一直留在心中,那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来不曾褪色。三峡年味中的猪头情结作为三峡人文特色被传承发展……

(作者单位: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